您的位置:首页  »  【我与女友姚姚的绿帽路】(3-4)作者:37°C
字数:9440


  ***********************************
  原本打算在这一章就开始写女友第一次出轨的经历的,可是写着写着,却发现在那之前我和女友间的很多争执与故事仍然没有办法三言两语的讲完,如果直接略过去的话,又根本没有办法让大家充份理解女友是怎样一步步接受我的绿帽心理的,所以只好决定先就这样,继续讲述着出轨前我们之间的很多问题,无法急於开始讲出轨的事情。仍然谢谢很多朋友的支持,谢谢大家了!

  ***********************************
                (3)

  上一章我说,与姚姚的深入交谈之后,我们之间的关系似乎更近了一步,而我也开始试着「冷静」地抒发自己心中的那股变态绿帽欲望,这实际上表现在了很多地方,虽然当时的我可能并没有察觉到自己正努力在各方面做着变化,以便使姚姚能够更快更好地接受我的绿帽心理,但是现在回想起来,我却能够清楚地罗列出自己当时的改变。

  除了不再那么冲动的无时无刻逼迫询问姚姚之外,我开始向姚姚打听她和之前男友们的一些事情,当然是事实发生过的事情,而非幻想出来的,一方面是想让她知道,无论她和前男友发生过任何事,我都不会生气,让她能够逐渐变得大胆开放;而另一方面,也是心里绿帽癖的渴望,我想要知道姚姚被她的前男友们「玩」到过什么程度。

  姚姚在我之前还谈过四任男友,这样的一个数字,对於大一就已经一直与我在一起了的女孩来说,感觉实在是不算少,毕竟那意味着她是仅在高中阶段就谈了这四场恋爱,当然也有可能是从初中就开始了。不过转念一想,对於她这样一个身边永远围绕着无数男生追求的美女来说,四段恋情又似乎不算很多,何况她最后还保留着处女身给了我。

  在我不断的询问中,姚姚实际上显得并不是很愿意对我多说她的前男友们,尤其是她与前男友们都发生过什么,不过最后还是耐不住我的一直追问,将她与前男友们发生过的事情都对我说了出来。

  简单的说,姚姚之前与前男友们还真是基本没有发生过什么,初恋男友是在高一刚入学不久后谈的,而且我也知道那个男生,名叫余江,长得很帅,他们俩在一起真的是有一种郎才女貌的感觉,但是两人却仅仅有过牵手和接吻的经历,而且接吻只有过一次,还只是那种嘴唇相触而已,其它的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不过这并不代表着那名男生很单纯害羞,相反的,由我在高中三年间对那名男生的认知,他是一个十足的小流氓性格的傢伙,只不过可能当时刚进入高中,而且又想要在姚姚面前留下好印象吧!

  真正算是有过接触的是第二任以及第四任男友,也同样都是高中学校里的同学,两人都是达到了揉摸姚姚胸部的地步,只不过前者是隔着衣服摸过,后者则是毫无遮掩的摸过了。至於牵手、接吻什么的,这两人当然也都是发生过了,唯一没有过多接触的第三任男友,是一名社会上的小混混,名叫张言龙,用姚姚自己的话说,可能当时他只是把姚姚当作好玩有趣的小丫头而已,所以根本就没有过多的见过面,更别提发生什么了。

  当时姚姚对我讲述出这些事情时的语言很简单,但是却足以让我感到内心的冲动,特别是在得知有两个男人曾经也摸过那对此时只属於我的乳房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脑袋一时间只剩下兴奋了。

  后来,在第一次对我说出过这些事情之后,随着我仍会偶尔再次询问,自然而然地也就有了姚姚第二次、第三次以及后来更多次的回答,回答的内容也是越来越详细,比如被摸乳房时的感觉、在什么地方等等。每次听到这些,我都会忍不住幻想出那个场景,尤其是当她所说的地方是我所知道的时候,心中会更加兴奋。

  当然,在这期间,姚姚也并不是一味的顺从与忍受,她也做出过她自认为合理的回应,或者说是回击,那就是她也开始询问起我与前女友们的事情,所有谈过的女友中哪个最漂亮?哪个胸部最大?哪个是我最喜欢的?我与她们之间都进展到哪一步等等。

  然而当我说出我并不想谈论前女友们的事情,对她们已经完全没有提及的必要的时候,姚姚会一脸认真地学着我之前对她说过的话,以此反过来制约着我自己:「你说就是了,我就是想听听而已,没别的意思,而且我也不会生气,只是想要听听你之前与她们都发生过什么。」

  所以说,自作孽,还真是不可活,因为虽然她是学着我这么说的,但无论我说出任何一丁点和哪个前女友的小事情,姚姚都会生气的转过头不理我,根本就不会做到像我一样不生气的。虽然后来我学聪明了,无论什么问题都会回答说她是最好的那一个,但是她却完全不买账,没办法,一段时间之后,我也就只能跟她妥协,商量好我们以后彼此都不再询问有关对方前任的问题才结束。

  我说过我的调教女友之路其实是毫无任何特别之处,完全就是软磨硬泡加上一点点的好运气,这一点其实完全不是在谦虚,相信有过调教女友经历的大多数朋友都会明白,女友或者是老婆那种不愿出轨的态度,并不是那些精虫上脑的想要找别人的妻子发泄欲望的男人们所说的那样,说什么女友只是不好意思答应,又或者说是没有为自己找到合适的理由出轨而已。

  而实际上是,一个正常的普通女人,在情侣关系或者说夫妻关系和谐正常的前提下,她根本就没有想过,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让其他陌生或者非陌生的男人来碰触自己的身体?自己只想要和自己的爱人恩恩爱爱的过完一生而已,并不想做一个风骚浪荡的女人。

  当然,很多女人心底里都存在渴望被强奸的欲望,这与她们想要恪守妇道并不冲突,就像我们身为男人经常会有强奸美女的欲望,但这也不会让我们发自内心的真的去成为一个强奸犯。

  当然,以上都是我自己的个人看法及理解,也是我对自己女友姚姚的看法,若不是长时间的处在我的言语诱导与各种绿帽信息的灌输中,我相信她会像她最初对我说过的那样,这辈子只会接受我一个男人,不可能接受其他男人触碰她的身体。

  当然,我的言语诱导与各种绿帽信息已经对她进行了灌输,所以在我们同居一年半多的时间之后,当我再次在床上和她进行活塞运动的时候,我所问出口的话,不再是爽不爽?是谁在她的身上?而是,我们找谁来和她真的发生关系?也就是说,姚姚在我的诱导下,已经潜移默化慢慢接受了我所说的,思想已经发生了改变,至少在没有真正与其他男人上床发生关系前,她已经能够害羞的在与我进行做爱时答应我的要求了。

  那段时间,我曾一度认为会第一个与姚姚上床,为我戴上一顶大大的绿帽子的人会是我的好兄弟——唐涛,与我从小玩到大的最亲密的傢伙。高中与大学,我与唐涛都没有在同一所学校,但这并没有淡化我们俩之间的友情,相反,一旦有时间我们便会凑到一起,即使是无聊的在网吧上网虚渡时间。

  大学毕业之后,唐涛去了部队当兵,当我鼓起勇气在QQ上跟他说出了我的绿帽心理之后,他缓了几分钟才给我回覆,问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就是我的解释,最终,他表示无语的接受了我这种变态心理。而当我说出想要让他给我戴上这第一顶绿帽子的时候,他既震惊又犹豫了,至少,他当时在QQ上是这么表现出来的,至於他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我想只有他自己清楚。

  姚姚与唐涛有过次数不多的见面,当然就是在上学期间的周末休息时,通过我一起出来见过几次,也因此,姚姚知道唐涛长得还挺帅。对於我的提议,她在最开始有些反对之后,接下来的时间就是沉默不语,说是听我的安排。我知道虽然她没有再说出反对的话,而且这么久以来她所表现出来的反应,应该也已经说明她或许真的能够接受了,但是从她有些怨恨的目光和冷淡的语气中,我仍能明白她内心的真正想法。

  另一方面,我对唐涛也在努力做着各种沟通,只不过对於一名男人兼我的死党来说,这种十足的好事似乎本就不需要我过多的央求,仅仅是两天时间,他便看似不太情愿的表示愿意为了满足我的心理而答应我的要求。这事我不知道自己做得是对是错,只是在当时的我看来,这实在是历史性的推进。

  后来,我甚至建立了一个QQ群,里面只有我和姚姚以及唐涛三人,我和唐涛的群备註都註明是老公,姚姚的群备註是老婆,这在我看来实在是太兴奋了,恨不得马上就上演一场二龙戏凤的好戏。但是,前面我说过,唐涛当时在部队当兵,除了偶尔有时间上QQ聊天以外,远在L市的他也根本不可能说回来就从部队回来。

  也正是这长时间的拖延,导致后来姚姚的反悔,以及给我戴第一顶绿帽子的男人改变了,应该说完完全全不在我意料之中的一个傢伙的出现,真是「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但又不得不说多亏了这个「程咬金」,要不然我的绿帽心理想要实现,还说不定要到哪一天,或许到如今也仍然没有实现是完全有可能的,因为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姚姚她仍然是只愿接受那一个男人。

  虽然当时姚姚同意了我的要求,答应了当唐涛在三个月之后从部队回来过年的时候与他发生性关系,但是我也清楚地感受到她还是没有能够从心底里接受这个现实,即使是当晚上我们两人在床上疯狂的时候,她能够兴奋的答应我,到时候我们三个进行3P,我和唐涛一人在她的一旁,分别摸着她的一个乳房,但是每当冷静下来,她还是会偶尔表现出落寞无奈的表情。

  在这段时间里,我尝试着开始让姚姚穿一些暴露的衣服,甚至是各种情趣内衣,虽然她平时所穿的衣服已经比较前卫了,但毕竟达不到我的心中对於暴露的要求,所以一直都在尽力地诱引着她。

  同时一旦她愿意穿上那些暴露的衣服,我都会以各种理由去夸讚她,然后对她说:「女人就应该在年轻的时候多穿些暴露性感的,不然难道到老了才穿吗?
  那样岂不是已经显不出自己的好身材,已经太晚了不是吗?「在这一点上,似乎是思想已经变得开放的缘故,所以姚姚接受得很快,也没有表现出反感,反而还认为我说得有道理。

  当三个月的时间在我望眼欲穿的期盼中越来越少的时候,我的心跳在那段时间似乎都是成倍加速的,心中急切等待着唐涛回来的消息,然而最终的结果,却让我失望之极,唐涛给我的回答是,由於他所参军的连队不是那些普通两年义务兵,所以经常是会有一些任务的,而且当兵的年限也比较长,这主要还是他家人託关系了,希望他能长期在部队待下去,这样一来,原本说好了的年终回来的计划,也就不得不落空了。

  这个消息对我来说当真是晴天霹雳,而对於姚姚来说,我看得出来,显然她更多的是松了一口气,而失望的情绪却要少得多。

  计划已久的绿帽行动,最终无法实现,那种失落感,真的是难以用语言表达出来,特别还是满心期待与冲动兴奋的第一次。所以在那之后,我甚至一度长时间的颓废不振,倍受打击。

  说姚姚真的很爱我,这一点我真的是能够确定,不仅仅是我要求她给我戴绿帽她最终答应了,虽然结果没有实现。还有就是在看到我表现得那么失落难过之后,她主动对我说出了一个提议:先在网上找一个陌生男人进行视频裸聊,这让我原本低落的情绪瞬间恢复了不少。虽然视频裸聊比不上真正的与男人发生性关系,但是不要忘记这并不是我要求的,而是姚姚主动对我提出来的!仅仅是这一点,已经让我感到那股冲动感再一次回到了我的身体中。

  只不过现实往往都是残酷的,虽然姚姚为了我,主动提出了与网友裸聊的主意,虽然是真的脱光了坐在电脑前,真的犹豫着与网友开了视频,可是在看到对方之后,这段裸聊便仅定格为两秒而已了,然后姚姚便说什么也不愿再继续了,甚至直接拉黑了对方。

  后来姚姚一个劲的对我说抱歉,说自己不是有意让我失望的,我当然也明白她只是接受不了,并非故意那样做,更何况她能够为了我这样付出,我应该感到无比幸福了才是。然而要说心中完全没有失望,那当然也是不可能的,可也没有办法硬逼着姚姚去做她不喜欢的事情。

  就这样,最终姚姚既没有成功在年底与唐涛发生第一次出轨,也没有成功与陌生网友进行裸聊,我也一度认为自己的调教之路失败了,至少是短时间内,完全没有什么新的主意,或许还要继续努力进行好长一段时间才会再有转机。
  而偏偏在这个时候,在我软磨硬泡了这么久之后,老天真的是眷顾我了,我一直在强调的那一丝好运气终於来到了,也就是姚姚的初恋男友,竟突然联系了姚姚,相隔近五年的没联系之后的突然出现,使我始料未及的终於被戴上了第一顶绿帽。

               (待续)

  ***********************************
  这一章开始讲述姚姚第一次出轨的经历了,不知道有没有必要,但还是想在这里再多说一次,这个文章是我自己与女友的真实经历写出来的,所以可能没有太多的故事情节,又或许有些老套或者可笑的故事,但却实实在在是发生在我和女友身上的,并非是想不出新鲜情节而故意这么写,毕竟我们这是真实生活所发生的,而且也是受到了很多看过的小说中的合理情节的影响,于是试着去尝试做出来了,所以没有办法编出那些离奇的新鲜情节,因此还请大家凑合着看看,不要来喷我就好,也希望大家能够继续支持,多多留言点评,谢谢大家了。

  ***********************************
                (4)

  我叫做孙启,我的女友叫做姚姚,我非常爱我的女友,同样的,我相信我的女友也非常爱我,这一点毋庸置疑,因为她即将要为了我,去做一件在很多人眼中有违道德的事情,那就是主动出轨去给我戴绿帽子。

  那天,我如往常一样下班回家,然后就看到姚姚脸上挂着一丝激动与不安,我不明白那两种情绪为什么会同时出现在姚姚的脸上,但我知道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姚姚都会毫不隐瞒的告诉我。

  果然,似乎在内心进行了短暂的思想斗争之后,姚姚眼神有些古怪的对我开口了,而她所说出来的话,使我愣在了原地,说实话,我当时并没有产生兴奋沖动的情绪,因为姚姚当时对我所说的话并不足以使我联想到她会给我戴绿帽子这一点上,当然也只是短暂的没有联想到而已。

  接下来的故事,就是我与姚姚之间当时所发生的情景,在略做犹豫之后,姚姚首先对刚走进家门不明所以的我开口了。

  「老公,今天有个人加我微信来着。」

  「谁啊,加你微信干嘛,怎么你这么一副奇怪的表情?」看着姚姚的表情,我不理解会是谁加了她的微信,让她表现出这种模样,好像是既害羞喜欢又害怕面对似的。

  「你肯定猜不到是谁,我自己都感到蛮惊讶的,是余江哎。」余江,当这个名字出现在我的耳中,而姚姚又明显的表现出有些害羞的模样时,不得不说,我当时内心更多的,是吃醋与担心,因为我感觉那应该明显是一个女人对男人有好感的模样吧?至少也是许久没见的思念模样。

  「哦,他啊,怎么了,他加你干嘛,有什么事吗?」我此时的语气其实是略微有些酸味的,甚至是脸上应该也已经有些表现出不悦了吧。

  「是有事,可我说出来怕你生气,老公你是不是已经开始不高兴了?」
  「没有啊,怎么可能,什么事,你说吧,我当然不会生气的。」原本我其实真的是有点吃醋生气的,主要是看不惯自己的女友对她前男友的突然联系居然表现出那种害羞的样子,可是瞬间我也想明白过来,如果我现在就表现的生气,那么女友好不容易被我调教出来的对男人开放的态度和心理是不是又得退却了?反而如果我现在能够表现出不生气,就会更加助涨她找其他男人的心安理得的心理,而后来证明我的做法确实是对的。

  「那我可说了,你答应我不会生气的,他说他现在在D市上班,两天后会回来一趟,想约我出来见个面。」说这几句话的时候,姚姚是有些紧张的,因为我能看出她眼中有些闪躲的意思,而且左手紧紧抓着自己的衣角,但是脸上仍然是尽量表现出一副泰然的模样。

  我当时真的是有点发愣的,首先我搞不明白余江会突然联系姚姚还约她出来见面是什么意思,所以我有点担心,万一余江会再次追求姚姚怎么办?即使是如今我和姚姚之间的关系已经非常亲密,但说那样就一点都不担心害怕那绝对是假的。其次是姚姚的反应,这么紧张害羞,似乎是很容易被余江的甜言蜜语所打动的模样。

  实际上,在之前我对姚姚的多次询问中,也能够感觉到她对于初恋余江的感情,虽然她没有明说过,一直都只是强调因为那是初恋,是很单纯的,没有任何杂念的,也因此他们只是简单地牵过手与简单的初吻,所以在她心中,初恋一直都是一段很美好的回忆,但正因为如此,我不知道此时的姚姚心里是什么意思。
  「老公,你说好了不生气的,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就不去见他了,真的。」应该是我一直在反复思考,迟迟没有回答姚姚,让姚姚感到害怕了,所以她是赶紧抱住我的身体道歉的。

  「没有没有,我没生气,姚姚,你说实话,你是不是也想见他?」真的不得不说,我也是很犯贱的,也或许这就是绿帽癖的通病,我明明是已经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危机,而且真的是很害怕姚姚会真的离我而去,但我同时也反应过来,如果说姚姚真的和他见面,甚至是还有感情想要在一起,那么他们必然是会上床的,所以,我当时真是被精虫沖晕了头脑,走了最危险但又是最重要的一步。
  「嗯,我确实是也想见见他,毕竟都五年没见了,说实话,老公,我心中真的挺怀念高中那段初恋的时候的。」

  自己的女人在自己怀中说怀念曾经的恋情,那种刺痛感,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体会过,但是我真的体会到了,不过我明白姚姚说这些话不是有意气我,我知道她也了解她,她不会说谎,也不太善于关心人,但她会说出自己的实话,即使有时候不说出来,也总是把情绪表现在脸上,所以她的话有时候真的很伤人,但却都是她心中的真实想法。

  「好吧,那就去见见吧。」同意了她去见面,但是一时间我还没有考虑到其他的问题,直到后面姚姚又对我说了一些事,真是让我蛮惊讶的。

  「嗯,那你会不高兴吗?你如果不高兴的话,我也可以不去见他的。」
  「不高兴是有一点,不过没事,只要你能跟我保证一点。」

  「什么?」

  「别真的跟他跑了,真的不要我了就行。」我说的是实话,虽然在调教之路上我用尽了心思调教女友,但是平常,我真心不是个会耍心机的人,所以有什么我就说什么,担心什么,我也会对姚姚如实的说出来,因为我不知道除了这样还有什么其他的方法。

  「哎呀,你想什么呢,肯定不会的,而且余江他也有女朋友,他就是休班回来,说想跟我见个面。」

  「哦哦,那就好,呵呵。」

  「笨蛋。」呵呵,说真的,我很喜欢姚姚叫我笨蛋,虽然她经常会这样肆无忌惮的笑话我,但我从来不会生气。

  晚上的时候,姚姚已经把他们在微信上的聊天记录给我看了,看完那些内容之后,我感到有些惊讶了,当然也有兴奋。因为我感觉余江他说的话很明显,他说他是后天晚上会坐车回来,回来之后车站距离他家太远,所以他就不回去了,会去如家酒店开个房,而与姚姚约会的时间,就是在如家酒店的这一夜。

  或许很多朋友不会相信,甚至我自己在当时被戴上这顶绿帽的时候也是不敢相信的,但是姚姚她竟然确实是答应了余江的这个要求,只不过两人也说好了,姚姚只是在宾馆陪他一晚,聊聊天,什么都不会发生,余江说自己只是想她了。
  这种保证,其实说实话,当时我也不能确定余江到底是不是真的会这样,什么都不做,但是我肯定是更愿意相信他是会动手做什么的,而且心中也期待着他会做什么,只是我当时并没有在姚姚面前表现出兴奋。

  看完聊天记录,姚姚就问我会不会不高兴,后悔同意她去跟余江见面,因为我一开始还不了解全部情况,当然并不是姚姚之前有意隐瞒我,不然她也就不会又让我看他们之间的聊天记录了。

  我当然回答是不后悔,而且我也说,余江他不是都保证了不会对你动手吗?
  姚姚听到我的话,也马上点头,说自己也是在得到了他保证不会动手的承诺后,才决定去跟他见一面,不然的话,她也有点害怕去见他的。可惜姚姚不知道,男人的承诺有时候真的不如放屁的。

  后来我们又纠结了很久,我问她对于余江到底是否还有感情,她回答说自己也不能够确定,只不过对于初恋那段回忆她是真的很怀念,这一点不需要隐瞒我,因为我们俩之间从来都没有秘密,对于她的回答我会感到不舒服但不会责怪她,而对于她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她则会感到自责,但却不会对我撒谎隐瞒。

  我又问她,如果说余江此时并没有女友,而且在和她见面之后要求想跟她复合,重新在一起,她是否会答应?姚姚也仍然给了我真实的回答,如果那样的话,她是很有可能答应的,虽然她说自己也不愿说出这个实话,但这就是事实没错,而说实在的,我听到这种回答,并不会暴跳如雷,也不会认为女友不够爱我,相反,我认为正是因为她足够爱我,才会对我说出这个事实,而不是选择隐瞒我。
  其实我一直都不明白自己和姚姚之间的关系为什么会那么亲密,也一直保持着如初恋般那样狂热的爱,按照正常的恋情来说,最多两三年的恋爱之后,当初的那份热情就应该消散下去才对,但我和姚姚之间却显然没有按照这个常理发展,这并不是我在胡扯,或者说是我在自夸与女友的关系好,而是我真的不明白我们之间的感情似乎从最开始就过早的进入了亲情的范畴一样,既爱着对方,又会对对方说出自己心里每时每刻的真实想法,也会尽力为对方考虑,丝毫不会嫌弃对方,这种种的行为与想法,其实既有好处,也是有很多坏处的。

  两天的时间里,余江仍会在微信上随时联系姚姚,打听姚姚现在的情况,当得知姚姚现在和我在一起之后,余江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说了句对我有印象,或许是怕多说了什么的话,姚姚会生气不答应和他出来见面吧,毕竟我们三人之前都是同一所高中的,而我当时其实还是学生会纪律部成员,与余江打过几次交道,他当然对我是印象很深的。

  之后,两天的时间很快过去,那天傍晚,姚姚在微信上和我聊着,我能够感受到她当时的紧张,即使是通过屏幕上的文字,这或许就是多年相处下来的了解吧,总之,她多次反复着问我会不会不答应她去了,而我明白那其实是她自己在紧张害怕,想要从我这里找一个借口逃避,但是我并没有给她逃避的机会,甚至在最后她快要下班去与余江见面之前,我问了她一个问题。

  「老公,你说我真的要和他见面了,真的没问题吗?」

  「嗯嗯,没问题的,都到现在这样了,害怕什么呀,就是见个面而已。」
  「哦,好吧。」

  一阵为时两分钟左右的沉默。

  「姚姚,假如说,你们去宾馆之后,他对你提出那个要求呢?」

  「我不会答应他的。」

  「那他如果硬来呢?」

  「那我就反抗,我就喊。」

  虽然我当时很想说,在宾馆里,你喊谁呢?不过其实当时我心中更多的是失望,我意识到,即使余江他不会遵守承诺,姚姚她也不会答应余江的要求,所以,我并没有意识到,我的第一顶绿帽子,就要在今晚被戴上了。

  之后,我又特意给姚姚打过去电话,说是为了安抚姚姚的情绪,使她不要那么紧张,还不如说是为了对姚姚多加嘱托,生怕我自己的这个决定,会让姚姚离开我,因为这毕竟是姚姚第一次与其他男人单独相处一晚,而且还是在姚姚心中有感情甚至有可能占据一些地位的初恋,我不得不承认自己是真的感到很担心害怕。

  当我叽里呱啦的对着电话说了一通之后,我听到对面的姚姚笑出声来,说着「知道啦,笨蛋,其实你心里比我还紧张吧?」这笑声让我感到一丝放松,让我感到自己与女友之间的亲密,绝对不是其他人可以轻易达到或者瓦解的,总算感到了一些心安。

  其实我给姚姚打电话所说的内容很幼稚,这一点我自己都知道,不然姚姚也不会那样取笑我,虽然那种取笑没有丝毫的恶意,或许对于身为我的女友的姚姚来说,更多的是感到了我这个男人的「可爱」?

  我记得我当时一再重复几句话,「记得无论他说什么都不要相信,他肯定是想破坏我们的感情!」「如果他说我的坏话,肯定是想离间我们的关系,然后他好从中插进来,所以别听他的!」……诸如此类的话,在现在的我看来,真是蛮幼稚的,呵呵,不过好在姚姚并没有嫌弃我,反而认真的听了进去,也或者说,即使她没有听进去,对于接下来她和余江的见面,其实也是影响不大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