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欲场】(13)作者:bulun


      十三、迷情

      话说到这个地步,刘斌不便再挽留。再说,他暂时也不希望与对方有太深的感情纠葛,也就顺水推舟。送李琳出房间后,他关上门,回到床上,思忖起李
琳后面说的话,不知道下一步如何该如何与温莉相处。

      温莉对自己有好感,这一点不用别人说,他也感觉到了。他对温莉也有好感,特别是抱入怀中那种软若无骨的感觉,更是心动不已。如果真与对方发生实
际性关系,温莉会不会因此离婚?如果那样,那自己就是破坏别人家庭的罪魁祸
首,尽管李琳说温莉过得不开心,但是他希望他们婚姻的破裂不是因为自己的介
入而引起。妻子的离婚再嫁,让他对破坏别人家庭很反感。但是,狠心拒绝温莉,会不会伤害她?如果伤害到了她,会不会对自己以后在L市的发展有影响?

      他想了好久,始终无法找到两全其美的答案,直到困意上来才放弃。船到桥头自然直,到时候再说吧。

      第二天,刘斌回老家打了一转,去拿父母的身份证. 因为注册公司必须有三个股东,他一时想不起让谁参与好,只有先将父母的名字挂上再说.

      接下来几天,他住在市政府招待所,与朋友们介绍的人见面,最后确定了三个人。一个是周晓华推荐的吴炳华,是恢複高考后第一批考上的中专生,毕业
后分在县建筑公司,技术很不错,就是性格太直,本来有很多发展的机会,最后
都是因为性格问题耽误了。一个是交通局陈彪推荐的原省建三公司项目经理龙太
忠,这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壮实汉子,也是恢複高考后的大学生,对工程管理很有
一套,如何控制造价、如何保证工期,哪些方面可以增加造价,哪些方面可以降
低成本,说得头头是道。另一个是方菲介绍的哪个退休的概预算师张大年,是个
比较精瘦的老头,在如何控制成本、哪些方面可以增加预算等方面相当有经验。

      他给三人开的底薪分别是龙太忠三千五,吴炳华三千,张大年两千五,有工程时根据利润另外计取奖金,条件就是公司有事必须来,没事可以在家呆着,
但是不能去别的公司。并且分别签署了用工协议,三人皆大欢喜,纷纷表示会尽
心跟着他干。

      期间,他与方菲和她同学张红梅见了一次,是在与张红梅她父亲张大年签约的第二天。这次见面,刘斌感觉方菲看自己的眼神与以前有些不同,不知是那
天晚上在酒吧搂着跳过舞的缘故,还是因为帮她同学父亲解决了工作。他只有装
傻,当做不知道,没有去深究。而方菲的同学张红梅则误把他当做方菲的男朋友,一个劲地对他与方菲表示感谢,并邀两人方便的时候去她家做客,偏偏方菲也不
说明,反而点头承应。对方不说,他也不便表明,弄不好会伤及对方自尊,只有
含糊应对。

      刘斌原计划星期五下午回省城,将相关资料交给注册咨询公司,同时想了解一下,看最快什么时候能将公司执照办好,上次忘记存咨询公司的电话了。因
为市里几段公路的维修下周就要发包,他让面试的三人看了陈彪提供的资料,都
认为利润丰厚,应该争取。如果能在发包前将公司注册的事搞好,那最好不过,
如果不能,就得尽快找个挂靠单位。但是,招待所所长金晶晚上一定要请他吃饭。
      以后自己可能会经常来招待所,与所长搞好关系没有坏处,他只有取消了下午去S市的计划。

      晚上吃饭时才知道,金晶请吃饭,是为了将表妹林淑清介绍给他。林淑清是她们县中医院的护士,身材外貌都很不错,胜过温莉等四人,如果只是做情人,他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作为老婆,则不敢贸然接受。林淑清给他的感觉烟视媚行,比较妖娆,觉得不是个安分的主。经历离婚事件后,他对未来妻子的样貌没有过
高的要求了,只要对得起观众,过得去就行,但是人品等各方面必须优秀。加之
他现在暂时没有结婚的打算,对金晶的热情只有虚与委蛇。为了避免酒后失言,
他以晚上还有重要事情要谈为由,坚持没喝酒。吃过饭,双方留下电话,便借机
开了溜。

      走出招待所,他正琢磨到什么地方去呆一会,李琳的电话来了。自周一晚上两人疯狂缠绵后,他不想在感情上陷入太深,这几天没有主动联系对方,而李
琳不知是出於何种考虑,也一直没与他联系,彷佛那天晚上的事没有发生过. 她这个时候找自己会有什么事?他不由想起了那天晚上两人后来说的话,莫非想自
己了?。接通电话后,原来是问他有没有回S 市,如果没有就过去陪她们喝酒。
      美女相邀,他自然不能推辞,更何况他正愁没地方呆。再说,即使有事,也得赶过去,他不是拔屌无情的人,几天前刚占有对方身体,此刻对方找自己,
义不容辞得赴约.

      李琳说的地方,不是上次的酒吧,而是一个装修不错的KTV。刘斌走进KTV时,见李琳、温莉、舒畅三人都在,但是没有唱歌,而是在喝酒,而且三
人脸上没有笑容,气氛有些沉闷、怪异。

      「你们怎么不点歌唱,干喝酒?」他不知缘由,只有装作不知道,笑着说.

      「等你来开唱。」李琳神色自然,彷佛两人之间此前没有过什么事,含笑回答。

      「我唱歌水平很一般,你是叫我来喝酒的,正好今晚没喝酒,那我就先陪三位妹妹一人喝一杯。」

      当他喝完第一杯酒,准备落座时,李琳让他坐在她与温莉之间,说:「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还真不知道。」他奇怪的看着李琳。

      「今天是我小莉姐的生日,你这个当哥的竟然不知道,该罚酒。」

      「哦,那你这个妹妹也不对,应该早点提醒哥哥,好去准备礼物。」
      「你就是礼物。先喝酒。」

      刘斌端起两小杯红酒,递一杯给温莉,说:「妹,哥祝你生日快乐。」
      「谢谢哥。」碰杯后,温莉一饮而尽,说:「哥,你不是说今天回S 市?」
      「有点事耽搁了。也幸好今天没回,否则就错过我小莉妹妹的生日了。」
      「刘哥,刚才吃饭你没来,我们都喝了不少酒了,从现在开始你负责陪好小莉姐。你是先陪小莉姐跳个舞,还是唱首歌?」李琳笑着说.

      「一切听寿星的。」

      「那你们先对唱一首。明明白白我的心怎么样?」

      「小莉,你看?」刘斌将决定权交给温莉。

      李琳见温莉点头,便急忙去点歌。当音乐想起来时,一旁的舒畅说:「你们两个站起来唱。」

      进门时,刘斌便发现温莉似乎有些不开心,但此刻不便问缘由,只有尽量陪她开心,拉着温莉的手站起来,开始对唱。刘斌的嗓音虽不是很好,但是动作
表情丰富,唱到充满感情的词句时,他用充满温情的目光看着温莉,仿佛这就是
他的心声。

      温莉很快被刘斌声情并茂的歌声感染,不但身体贴近对方,而且看向对方的目光也饱含温情,两人宛若一对情侣,在深情对唱。

      「你们合作得天衣无缝. 来,敬你们两个一杯。」一曲唱罢,李琳率先过来给两人敬酒,舒畅不甘落后,也敬了两人一杯。

      接下来李琳和舒畅叫刘斌陪温莉跳舞,她们两个则轮流唱歌,所选的基本上都是那种节奏较慢,可以两人慢慢摇动的歌曲。

      刚开始跳舞时,两人身体相隔一定距离,但是随着身体的移动,温莉的身子慢慢贴了上来,刘斌也乐意让对方柔软的身子贴着自己。於是慢舞渐渐变成了
贴身舞,两人的脸也几乎贴到了一起,不知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他感觉温莉的
脸有些发烫.

      两人越跳越投入,身子也越来越贴近,到第二曲结束时,两人几乎搂抱在一起了,当温莉发现舒畅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时,才意识到自己太过投入,刚
才身子完全贴到了刘斌怀里. 当音乐再次响起时,她便叫刘斌去陪未唱歌的李琳跳,说自己要歇一会。李琳也不推让,和刘斌搂在一起并没有感觉不自然,相反
将脸贴近他的脸,在耳边小声说:「刘哥,今天温莉很不开心,你要好好陪陪她。」
      「她不是今天才从省城回来,怎么不开心?」

      「是的。她今天在省城看到老公和一个小姑娘在一起,她打电话过去,她老公说在陪客人,根本就不记得她生日了。」

      「晚上你们三个一起吃饭?」

      「是的。温莉喝了不少酒,后来又要来这里喝酒,我才把你叫来。」
      「那你要早点告诉我。」

      「开始她不让。」

      舒畅也喝了不少酒,比上次要大方主动些,李琳与刘斌一分开,便主动上前,搂着刘斌,也许是受温莉的感染,身子也几乎贴上了刘斌的身体,发烫的脸
贴在他脸上,说:「刘哥,温莉喜欢你,今天你要陪好她,让她开心。」

      刘斌知道温莉不开心的原因后,自然是用心伺候。偏偏温莉要喝酒,似乎想把自己灌醉,每支歌一结束,便要与众人喝一杯,不喝还不让。如果不跳舞或
者不唱歌,一支歌当中要喝几杯。刘斌见状只有尽量搂着她跳舞,直到她酒劲发
作、步伐开始淩乱才收场。

      走出KTV时,舒畅也站不稳了,只有李琳还能坚持自己行走。刘斌只有左搂右抱一边一个,半搂半抱着两人,叫李琳去叫车。上车后,他傻了,不知该
往哪去,几个人家里他都未去过,好在李琳还比较清醒,说:「我那里只有一张
床,去舒畅那里吧,她那里有两张床。」

      好不容易才将站立不稳又还要逞强的温莉和舒畅扶进房间,当将两人放在沙发上时,刘斌身上开始冒汗了。

      「刘哥,你要把她们扶到房间里去才行,我也有点站不稳了。」李琳以为刘斌放下俩人就准备离开.

      「小琳,你让我喘口气好不?」刘斌笑着说.

      李琳伸出舌头调皮地笑了笑。刘斌看到李琳伸出的舌头,不由想起了她为自己口交的情形,刚垂下头去的小弟弟又开始抬头,赶紧摇了摇头,说:「你看
她们分别睡哪个房间?」

      「温莉睡小房间吧。」李琳勉强站起身来去整理房间.

      刘斌搂抱着温莉来到小房间,刚将她放在床上,醉眼朦胧的温莉便挽着他的脖子,说:「哥,你喜欢我不?」

      「喜欢. 你是我的好妹妹,当然喜欢. 」

      「那你今晚陪我好不?」

      「好,好。你睡吧,哥,在旁边陪着你。」

      「不,我要你抱着睡。」

      「小莉,哥不能这样,你不是自由人。我不能——」

      「因为我有老公?那我明天就去离婚。」温莉打断了刘斌的话。

      刘斌一听头大了,陪嘛,有违道德,对方目前还是有夫之妇,不陪,万一真的去离婚,那自己就是罪魁祸首了。

      「刘哥你今晚就在这里配陪小莉姐吧。」李琳不知何时来到门口,倚门而立。

      「舒畅去房间了?」

      「没有。她站不稳,我不敢扶,怕等会两个人都倒在地上。」

      「好吧,那我先去扶她到房间. 」接着转头在温莉脸上亲了一下,说:「小莉,哥先扶你朋友去房间再过来陪你,好吗?」

      「哥,你要快点,我等你。」温莉这才松开挽着刘斌脖子的手。

      当刘斌从舒畅房间出来,又犹豫了。紧随其后出来的李琳,上前抱住他,在脸上他亲一下,说:「刘哥,不要有负担,好好陪陪小莉姐,给她一个美好的
生日回忆。」说完将他推进温莉房间.

      床上的温莉已解开外衣,见刘斌进来,说:「哥,好热,帮我脱了。」
      事已至此,刘斌也豁出去了,更何况有李琳等人作证,并不是自己主动勾引对方,上前幇温莉将外衣脱掉。当身上只留下贴身内衣时,温莉仍不满足,叫
刘斌帮她全脱了。

      当身上只剩下胸罩和一条蕾丝小内裤时,温莉娇声说:「哥,你快上来,要你抱着我。」刘斌本想好好欣赏一下异常白皙的胴体,见温莉催促,只有赶紧
脱衣上床。刚一上床,温莉便像八爪鱼一样将他紧紧抱住,滚烫的肌肤贴着他身
子,并且嘴唇也凑了上来,封住了他的嘴,使劲允吸着。

      刘斌没想到酒醉后的温莉会这么狂热,已经抛开一切的他,自然不会让温莉失望,紧紧搂住那让他迷恋的柔软胴体,热烈地回应对方的亲吻。

      亲了好一会,温莉才松开刘斌的嘴,当刘斌想去亲对方那白皙光洁的乳房时,温莉的小手已抓住他下面那怒胀的小兄弟,让他身子无法再下移,同时温莉
含娇带羞地说:「哥,我要你爱我。」

      刘斌如奉律旨,帮温莉取下胸罩,脱掉蕾丝小内裤,然后将身体压在对方柔软的胴体上。他刚趴好,温莉的小手便抓住怒胀阴茎往自己身体的入口引导。
他自然不会再客气,顺势用力推动阴茎向对方体内刺入。

      「哥,你的好粗,好大。」在推进过程中,温莉感受到刘斌的粗大。
      温莉里面的水不是很多,好在阴道也像她的身体一样柔软,伸缩性很好,阴茎很快便顺利达到体内深处。

      「喔——」当阴茎达到体内深处时,温莉发出了一声如愿以偿的畅快呻吟。
      温莉不但身子柔软,阴部也很柔软,当他龟头抵住最低面的嫩肉时,阴茎根部正好压着丰满而且柔软的外阴,阴道里面温度很高,将整根阴茎轻轻裹着,
这种全面接触并且温热的感觉,异常舒爽。他轻轻吻着对方小嘴,让阴茎在里面
停驻了一会,才徐徐抽动。

      温莉双手搂在刘斌背上,一边回应着刘斌的亲吻,一边举起双腿迎接刘斌的默默耕耘。

      开始温莉可能是担心外边有人,呻吟声比较压抑,但是几分钟后,便放开了,欢快的呻吟声由从鼻孔中发出转为从两唇之间发出,后来渐渐不满足用「唔」
      、「噢」来表达了,开始喃喃地嚷着:「……噢……好舒服……哥……噢……我爱你……哥……再大力……噢……操死我……使劲操……噢……操到我心
坎了……操穿我……噢……」

      在温莉诱人的淫声秽语的刺激下,刘斌抽插速度越来越快,力度越来越大,同时紧紧地搂着对方柔软的身体,让她完全贴住自己,似乎要合二为一。

      「……啊……我要飞了……哥……我要死了……哥……我还要……再大力…

      …啊……我要死了……」随着刘斌越来越强劲有力的抽插,温莉的声音越来越大,到后来几乎变成了嘶喊,双手使劲搂着刘斌,双腿紧紧盘在背上,整个
人像八爪鱼一样紧紧吸附在刘斌身上,身子随着刘斌的快速沖刺而上下剧烈摆动。
      刘斌也是异常兴奋,也不顾温莉的声音是否会将外面的人吵醒,拼命耕耘,肆意征伐,直到N次将温莉送上云端,才开始释放自己的激情。当开始发射时,
突然想起自己未带套,想抽出来。谁知温莉使劲按着他的屁股,说:「哥,没关
系,射吧,射给我。」

      既然对方说没事,刘斌自然不客气,将抽出一半的阴茎狠狠地插到最里面,顶着宫颈口一阵狂射。滚烫的精液浇灌在花心上,让温莉全身又是一阵乱颤,口
里发出极度满足的呻吟。

      当他从温莉身上下来时,身子本来柔软的温莉,已经瘫软如泥,身上更是汗水淋淋。

      「哥,谢谢你,让我做了一次真正的女人。」气息尚未平静的温莉费力地侧过身来对刘斌说.

      「难道——」话刚出口,刘斌又刹住了。

      「是的。」温莉已猜出刘斌后面未说出来的话,接着说:「结婚快四年了,我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快乐过,如果不是哥,我真不知道做女人原来这么快乐。」
      刘斌之所以将没有后面的话说出来,有两个原因,一是觉得不适宜,其次从刚才温莉的表现已经发现,她是个慢热型人,高潮来的比较慢,如果男人的持
续时间不长,很可能无法达到高潮。但是这样的女人一旦高潮来临,会高潮迭起,而且不顾一切。刚才温莉最后的表现就是这样。

      刘斌怜惜地将温莉搂在怀中,在额头上亲了一下,说:「哥希望妹开心、快乐。」

      「哥,我以后做你的女人好不?」

      温莉这句话让刘斌一怔,不知如何回答,如果是在欢爱中,可以当做是调情的话,此刻两人已平静下来,不得不认真对待。如果说好,万一温莉因此离婚,那自己就罪责难逃了,如果说不行,又担心温莉误会,最后他只有含糊地轻「嗯」了一声。

      「哥,你真好。」温莉翘起嘴在刘斌嘴上吻了一下,接着说:「哥,今晚你要抱着我睡。」然后便舒服地蜷缩在刘斌怀中。

      也许是刚才太累了,不一会温莉便挂着满足笑容在他怀中睡着了。

      刘斌却怎么也睡不着,见温莉疲倦地睡着了,轻轻从她身下将手抽出来,起床,披上衣服,向房外走去,想冷静思考一下。

      谁知在客厅遇上从卫生间出来的舒畅。舒畅穿着内衣,此刻似乎清醒了一些,但是脸上依旧绯红,走路仍有些不稳,见到刘斌,有些羞涩,说:「刘哥,
你上厕所?」

      「嗯。」他本来没准备上厕所,只想在客厅单独坐坐,抽支烟,冷静思考一下,舒畅这一说,反有了上卫生间的想法,心想沖个澡也许更能冷静的思考,
因此点了点头.

      当他从卫生间出来时,发现舒畅没有回房间,而是而是双手抱着身子,倚门而站,看着卫生间这边。他有些奇怪,问:「小舒,你怎么不回房间?」

      「等你。」

      「等我?」他更奇怪,上前问:「有事?」

      舒畅来到他跟前,用迷醉的眼神盯着他,说:「刘哥,我问你个问题,你能如实回答我吗?」

      「你说,我保证如实回答。」刘斌看到她醉意朦胧却又认真的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但是控制住了,看着对方,认真地说.

      舒畅伸出双手搭在他肩上,用含烟笼雾的眼睛看着他,说:「你喜欢我吗?」
      「喜欢. 」他不知对方用意,只有这样回答。他对舒畅本来也有好感,说喜欢对方也不算违心。

      「真的?」

      「嗯。」刘斌见对方神态认真,也认真地点了点头,并将手放在她腰上,似乎在证明回答的真实性。

      「那我做你的女人好不好?」

      刘斌闻言暗吃一惊,没想到对方等着自己要表达的是这个问题,一时不知怎么回答。舒畅不同於温莉,她是自由之身,自己也是自由之身,与她在一起,
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自己刚刚与温莉亲热完,马上又答应和她好,这话实在说
不出口。然而,拒绝对方这句话他又说不出来,如果之前李琳没有介绍舒畅的情
况,也许可以毫不犹豫的拒绝,现在知道了,再拒绝,觉得有些残酷。思忖了片
刻,他才说:「小舒,你知道——」

      「你不用说,我知道。」舒畅打断了他的话,接着说:「小莉喜欢你,你是她的男人。你放心,我不会与她抢,我只是希望你有时间、而且方便的时候来
看看我。」

      刘斌没想到舒畅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时又不知如何回答了。他原意是想说,你知道我已经与温莉有了这种关系,我就是喜欢你,也不能再接受你了,否
则对不起温莉。现在对方只是想偷偷做自己的女人,也就是说是见不得光的情人,他能拒绝吗?思忖片刻后,他觉得还是不能接受,李琳的事还好说,是在温莉之
前,即使温莉知道了,也不好说什么,如果在她之后再接受舒畅,万一知道了,
真不知怎么面对,於是劝慰说:「小舒,你这么优秀——」

      「优不优秀,不用你说,我自己清楚,刘哥,我只问你一句话,你愿意不?」
      「嗯。」刘斌没想到舒畅这么执着,看着对方企盼的目光,想起对方的不幸,实在不忍再出言拒绝,暗歎一声,将对方拥入怀中,含糊地点了点头. 在KTV时,他发现舒畅似乎也不开心,当时没有细究,因为主角是温莉,现在想来,舒畅可能是因为温莉的婚姻而想到了自己的不幸,所以心情也不好。

      舒畅身子一入刘斌怀中,搭在肩上的手顺势挽住了他脖子,同时踮起脚吻上了他的嘴。

      舒畅柔软滚烫的身子一入怀,刘斌心里便有了异常的感觉,嘴再被对方擒住,心里也有些迷茫了,开始轻轻回应对方的亲吻。

      刘斌的举动,让舒畅很快狂热起来,拼命吸着双唇,接着用舌头顶开嘴,将柔软的舌头伸入他口中。刘斌也被舒畅的热情感染,搂紧对方软柔仅输於温莉
的身子,就在房门外亲吻起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