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我和小囡的故事】(16)作者:yi2115242


      (十六)堕落之始

      我的女友,我的新娘,名字叫小囡,她是一个乖巧而又淘气的小姑娘。乖巧的时候,如若一只温顺的羔羊,安安静静的守候在你身边。而淘气的时候,却像
一只古灵精怪的猫咪,你永远不会知道,三秒锺之后她会干些什么。

      就像此时此刻,我正目睹着小囡拉起她的衣服,把两只颤巍巍,胀鼓鼓的雪白大奶肆无忌惮的呈现在张哥眼前。

      还好的是,小囡的奶头上各贴着一个创可贴,只露出了一点点粉色的乳晕。
      让我这纠结的心里稍微好受了一些。

      不过就算如此,张哥还是被小囡火辣的表演,给刺激的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胯下的小帐篷高高耸立犹不自知。

      当然,我也是丑态毕露,并不比张哥强多少啦。

      小囡呀,你的胸部真是秀色可餐,百看不厌!你瞧瞧,都快把我给馋死了。
      张哥砸了砸吧嘴,歎道。

      张哥想吃呀?小囡像揉面团一样,揉着胸前伟岸的两个肉球,笑嘻嘻的看着张哥。

      做梦都想吃啊,你给我吃吗?张哥一听小囡的话,哈喇子流了一地。

      小囡歪着脑袋想了想,说道,给……

      我心里一颤,小囡怎么可以这样?

      真的?张哥喜出望外,差点跳了起来。

      才怪!小囡捧着一双活蹦乱跳的大白兔,笑得花枝乱颤,伸手推开了张哥靠过来的脑袋。

      就知道你是在吊我胃口,每次都把我勾到欲火焚身,再不负责任的把我晾在一边。我以后那儿要是出了问题,可要你负责。张哥一脸幽怨,碎碎念道。

      哪儿呀?小囡居高临下,嘴角微扬。

      阴茎嘛。

      阴茎不好听,我还是更喜欢……鸡巴,大鸡巴。

      淫荡的话语让张哥的裤裆明显又高高耸立了几分。小囡,再这么调戏我,等会我可不保证我会不会发疯哦。

      嘻嘻,你来呀!小囡托住一双大白奶子,一边揉搓,一边走到张哥的身前。
      张哥眼珠子几乎都要瞪出来了,目光死死的盯在小囡的乳房上。小囡,这是你逼我的啊!

      我的这对宝贝漂亮吗?小囡舔了舔唇。

      漂亮极了,我实在忍不住了,不行,我真的要打飞机了!张哥叫道。拉开裤裆的拉链,一根黝黑壮实的鸡巴弹了出来。

      小囡笑了,食指顺着乳房的曲线,移动到创可贴上,轻轻拨弄。没一会儿,创可贴上就起一个凸点。从侧面看,可以清晰的看到两颗粉嫩的肉粒。

      张哥一张脸憋的通红,右手紧紧握住鸡巴,飞快的套动。我的好小囡,你实在太勾人了,求求你让我爽一回,你让我干什么都可以呀!

      是吗?小囡笑得越发骚媚了,指尖点了点乳头处,示意张哥仔细看,然后食指和大拇指夹着创可贴,一点点的将创可贴撕开。

      张哥见状,撸鸡巴的右手像开了挂一样,包皮都快被搓烂了,透明的液体从马眼里不断流出。

      小囡的乳晕被黏住的创可贴拉成了长长的条状。白嘟嘟,胀鼓鼓的大奶子刺得我眼睛生疼。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觉得胸中有什么东西在翻滚,不住的往我脑袋里涌入。
      这种苦闷的感觉让我十分不好受,然而身体确是诚实的,我感觉我的下身从未如此坚挺过。

      小囡撕到一半,忽然停了下来,看了看我。

      这是在征求我的意见吗?我想把小囡给别人肏,我想把她变成一个人尽可夫的荡妇,可小囡是我的妻子,我舍不得,也怕以后会后悔。

      我陷入了选择的两难中,然而小囡却只是看了我一眼,就转过头去。仅此而已。

      我仿佛听到撕裂的声音却已传来,那么沈闷,却又异常刺耳。一直刺穿到我的心底。

      擡眼望去,小囡饱满的酥胸彻底裸露,粉色的乳头在空气中欢快的跳跃着,那一瞬间绽放的芳华,足以让任何男人为之神魂颠倒。

      也许画家或者雕塑家眼里,这是人类躯体的艺术,是造物主的神奇。然而我和张哥都不是画家,也不是雕塑家,此时此刻,我们都只是发了情的野兽。

      在小囡的乳头露出来一瞬间,张哥就射了,浑浊的精液朝天上喷射,吓得小囡花容失色,忙不叠地往后退。这才躲开了张哥乱喷的精液。

      张哥像条死狗一样,瘫倒在竹椅上,眼神涣散,嘴角挂着一丝恶心的口水。
      握住鸡巴的右手,随着身体的抽搐,缓慢而沈着的死力撸动鸡巴。每撸一次,都有精液喷涌而出。

      小囡飞快的扑到了我身上,看样子是被刚才张哥喷出的精液吓到了,脸颊血红,隔着衣服,明显能感受到小囡如小鹿乱跳的心口。

      老公……

      怎么了?

      你都没射哎,

      我又没打飞机,肯定射不出来嘛。

      那要不要我帮你射出来呀,嘻嘻。小囡仰着小脑袋,俏生生的望着我。
      哼,你现在才想起我这个亲老公呀。话虽这么说,我还是没脸没皮的牵着小囡的手,放在了我下身的小帐篷上。

      你好硬哦,老公……小囡一脸促狭的看着我。

      所以需要你快点帮我灭火啊,都快要爆炸了。我拽着小囡的小手不断在我的龟头处摩擦。

      别急嘛,老公,你就那么喜欢打飞机呀?要不要试试别的方法呢?比打飞机爽很多哦。小囡骚骚的说道。

      小囡骚媚入骨的模样简直要命啊!可是小囡,你知不知道你越是这样,我就越想让别人见识你的风情。这种情况其实就像拥有一块绝世好玉,不拿出来在人
前炫耀就会全身上下都不痛快。

      你要用嘴吗?

      怎么可能,人家又不是没帮你咬过。

      哈,那你不会是想……我没说下去,但是小囡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不是啦,不准胡思乱想,笨蛋!小囡给了我一记粉拳。

      那,难道是乳……交?虽然比爱爱要差一点,不过想想我用鸡巴在小囡的乳沟里冲撞的样子,也是爽歪歪啊!

      不是!小囡的大眼睛瞪着我,忽然又柔声道,老公,你是害怕吗?

      你说什么?

      老公是在害怕我吗?

      呵呵,为什么这么问呢?你是我的妻子,我怕你干嘛?我说道。

      你怕我变坏……小囡幽幽道。

      没有的事,小囡这么好,怎么会变坏呢?

      我的意思是,你怕我变骚了,是不是?你其实心里都知道,知道我想说什么,也知道我想做什么……

      我不知道……我想解释,却被小囡打断了话语。

      小囡轻轻的抱着我,说道,老公,你知道吗?小囡今天嫁给你,从此以后就是你的人了。假如你需要一个乖巧的小囡,小囡就会变成一个懂事听话的好媳妇。
假如你需要一个淫荡的小囡,小囡也可以……很下流很下流。因为小囡是真的爱
你,愿意为你做你想做的事。小囡知道老公害怕的原因是出于关心我,但小囡可
以跟老公保证,小囡呀,永远永远只会爱你一个!

      小囡,我爱你……我承认我被小囡的深情告白彻底感动了,几乎热泪盈眶。
      只是这份浓情之中却又蕴含着令我兽血沸腾的淫乱。

      我也爱你……

      我吻了吻小囡的唇,小囡温柔的回应着。

      老公……

      嗯?

      我想玩大点,好不好……小囡像一只不怀好意的恶魔,在我的耳边轻声道。
      这声音含有无尽的蛊惑力,将我拖去深渊的地狱。

      一个令人牙酸的念头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我身体内血液,都开始往小腹处涌去,钻进我的海绵体里,几乎要把我的鸡巴胀爆。而我的胸口,像有千万只蚂
蚁在爬,我想要挠痒痒,却被一把利剑在心窝上狠狠划了几下。那是一种痛到极
点,却又爽到极点的快感。

      你想怎么玩?我的心髒这时似乎要从胸口蹦出来了。

      你先说行不行嘛。

      行。我都不清楚为什么我没有任何的犹豫就答应了。

      小囡不可能无缘无故问我答应与否,也许她这次是真的想做点出格的事呢?
      最重要的是,小囡的底线到底在哪里,我不知道。

      对于我自己来说,让小囡在张哥面前袒胸露乳,已经差不多到了极限。如果小囡真的想要与张哥实质性的干点什么,我真怕我会被小囡玩疯掉。

      老公……小囡听到我的答複,朝我看了一眼,又立即把视线移开,不敢看我,双颊变成了血红色,十分可爱。

      怎么了?

      你……你是说真的吗?真的可以吗?

      当然了!你反悔啦?

      才没有,只是老公,你真的做好心里准备了吗?小囡贴着我的耳旁,问道。
      做好了。我点头。

      好吧,等会你会看到一个淫乱的小囡哟……

      小囡拉着我的手,来到院子内,说道,老公,你坐这里。

      我挨着张哥旁边坐了下来。

      你们这是要干啥?张哥这时候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一头水雾的养着我和小囡。

      你猜呀。小囡像一只小兔子一下蹦到了张哥的腿上,两腿岔开,整个上半身几乎与张哥贴在一起。

      我的女神将要被亵渎了吗?我心里一痛。

      张哥似乎明白了,却又有点不敢相信,试探道,小囡,你这是在勾引我吗?
      什么叫勾引,明明就是调戏好吗!小囡说道。

      我都被你调戏过好多次了,要不你就勾引我一回,让我也尝个鲜?

      小囡一脸认真的看着张哥,摇摇头说道,不行,那样你会强奸我的。

      不会不会,小李不是在一边看着吗?他会阻止我的。

      我老公才不会阻止你呢,他就想看你……搞我。

      那你给我搞吗?张哥的爪子放到了小囡那盈盈一握的柳腰上。

      不行啦,人家还是处女呢。小囡咬着嘴唇,怯怯的望着张哥。我见犹怜的模样,会让激起任何一个男人的雄性荷尔蒙。

      我当然知道小囡是故意装成这番模样的,张哥也知道,可我们都吃这一套。
      我这会已经激动地说不出话来了,哆哆嗦嗦掏出了差点憋坏的老二。

      老公,不许打飞机哦,我要你就这样看着我射。

      那怎么行?根本不可能好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你对小囡这么没信心吗?小囡不服气道。

      你们两个给我看好啦!小囡把T 恤从腰上拉起来。先是柔弱而纤细的腰肢,然后是平坦而光滑的小腹,接着柔和的曲线突兀的开始拔高,两颗浑圆的乳球高
高推起,右边的峰峦上,一点殷红茕茕独立。这婀娜多姿的娇躯,是我心中美不
胜收的江山。

      宝贝,你的咪咪真大!真白!简直是完美无瑕啊!我好想吃!张哥作势就要去咬小囡的奶子。

      讨厌,不要啦!小囡推开了张哥凑过来的脸。

      小囡,你让我痛快一回不行吗?就一次,哪怕你让我做牛做马都行啊!
      我又不需要牛马,嗯,狗狗我好像也有一只了,哎呀,都不知道让你当什么好了。小囡一副伤脑筋的模样。

      我家什么时候养了一只狗了,我愣了一下,小囡指的不会就是我吧?

      一只狗狗多孤独啊,干脆再养一只,让它多个伴,不好吗?张哥脸不红心不跳的说了这番恬不知耻的话。

      嗯,你说的也对,不过,你干嘛放着好好的人不做要做一条狗呢?

      我只想当你的狗。张哥估计已经彻底把脸面放下了。

      你说的哦。

      嗯,我说的。

      嘻嘻,算啦,人家才不要你这条狗呢?等下我家的狗狗会嫉妒的。

      张哥看了我一眼,该嫉妒的是我才对吧?小李能娶到你,我都羨慕死了。
      哼,你还真会捡好听的话说,不过我很喜欢。现在人家身上的这对宝贝属于你啦,给你吃哦。

      你是说真的?

      当然,不过不准摸。

      听到小囡肯定的答複,张哥反而不急了,仔细端详着小囡一对完美的乳房,右边奶头完全裸露,淡粉色的乳晕,乳头像一粒小小的樱桃,镶嵌在整片雪白的
乳肉之中,让人想要含在嘴里好好吸吮。

      张哥的嘴渐渐地靠近小囡的乳房,他估计做梦也没想到会有一天能吃到小囡极品大奶。

      我也没想到。

      吻我,老公。小囡转过头,眼眶里却泪光闪烁。

      我忽然想通了,小囡如此做并不是心甘情愿的。她只是为了我,为了成全我这该死的,下贱的,令人作呕的癖好。

      我真是猪狗不如的东西!

      我心如刀绞,欲语却还休,待要阻止这一切,却听小囡一声低吟,只见小囡绝美胸脯上的那颗樱桃已经没入张哥的大嘴里。

      小囡……

      吻我,好吗?

      我吻上了小囡的红唇,两条湿漉漉的舌头几近癡狂的缠绕在了一起。不知这样纠缠了多久,直到我们俩都喘不过气来,才放开彼此。

      什么都别想了,好好享受,好吗?

      我怕我变得跟畜生一样,我怕你看清了我的本来面目。

      我说过,小囡也可以成为老公喜欢的那种下贱的女人。老公,我们一起堕落吧。

      这一刻,我忽然卸下了最后的伪装,最后的道德底线。

      张哥吧唧吧唧的吸着小囡的乳头,甚至用嘴叼着不断拉伸,原本圆润小巧的奶头,已经被他吸成了一个条形。留下一把口水糊在小囡的乳房上,恶心而又淫
靡。

      张哥吸得你爽吗,小囡?

      他好会吸,吸得人家心里痒痒的,下面也痒痒的。

      你看他的鸡巴,又硬了,都快顶到你的肚子上了。

      是啊,张哥的鸡巴又长又大,肯定比你厉害多了。

      用这跟鸡巴给你破处,你愿意吗?

      我愿意啊,我的骚屄早就想挨肏了,只是你这个废物不敢肏而已。我陪你睡了一年,你都不敢肏我,你就是个没用的废物!

      我被小囡的突然发作骂傻了,就像太阳穴被狠狠的打了一拳,整个脑袋都懵了。小囡竟然会这么看待我?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绝对不会想到要眼前的小囡
会说那番话。

      老公……小囡红着脸,弱弱道,人家只是为了配合你嘛,你千万别当真呀!
      看到小囡怯懦的模样,我一时不知是什么滋味。是我还没放开吗?好像是的。
      我勉强的笑了笑,说道,我没怪你,小囡放开玩吧,没关系的。

      好嘛,嘻嘻,我就知道老公是个贱货,喜欢带绿帽子的乌龟王八蛋。噢,张哥,往下舔嘛,我要你舔我的骚屄。当着我的绿帽老公舔。

      小囡,你真的要这么玩啊,你今天可是新娘子啊。张哥假惺惺的说道。
      当然,我要的衣服带来了吗?

      带来了,在车上,不过你的福利呢?

      你还真一点不肯吃亏呀。小囡娇嗔道。

      拜托,这个条件可是你提出来的,我只是要求你兑现而已。

      哼,小气鬼。

      看见两个人唱双簧一样,完全无视我,我突然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好像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一样。

      小囡坐在张哥的腿上,两条大白腿岔开,提起短裙,露出纯棉的白色内裤。
      这样可以了吗?

      不行不行,连毛毛都没看到。张哥低着头,那模样恨不得把眼珠子贴到小囡的内裤上去。

      色狼!小囡白了他一眼,大拇指插在小腹处,带着内裤往外一拉,露出一小片性感的阴毛以及深深的胯骨内测。

      张哥吞了吞口水,颤声道,小囡,把内裤往下拉点好吗?

      你好贪心哦,人家的小妹妹都快露出来了,你还不知足。

      你不就是想被他玩弄吗?我暗想,当即说道,小囡,给张哥看看你的骚屄。
      呜……羞死啦,你们两个坏蛋。小囡撇嘴道。

      小囡听话哦,我的小弟弟想你的小妹妹好久了,让他们见个面玩玩游戏多好啊。张哥一边慢慢撸着充血的鸡巴,一边说道。

      老公,那我要脱了哦。小囡这次没叫我绿帽老公,可能是怕我反应太过激烈。
      脱吧。我暗歎道。

      白色的内裤这一次彻底离开了紧贴的三角地带,挂在了小囡的大腿根上处。
      拨开那片蜷缩的阴毛,就可以看见小囡的肉穴了。

      不过尽管如此,仍可以看到小囡微微隆起的阴户,饱满圆润,如果把剃掉阴毛来看,绝对是一只喷香软绵的大馒头。

      然而我是喜欢阴毛的,这样才会有神秘感。探索女人下体的奥秘,远比探索未知的宇宙更为令人兴奋。

      张哥,你下面又硬了哦。

      不硬才怪呢,不过好郁闷,我这个角度就他妈只能看到一片阴毛啊!

      咯咯,好啦好啦,别郁闷啦,我跟你一样,也只能看到那么多。你想不想让你的小弟弟跟我的小妹妹玩游戏呢?

      想……做梦都想。

      嗯,那我再靠近一点。小囡说着,往张哥身上又贴近了一点,两个大奶子已经紧紧挤压在张哥胸口上。

      我从侧面可以清晰的看到张哥的龟头已经杵在了小囡的阴户上,也许是阴唇上。

      小囡与张哥的呼吸逐渐沈重,不约而同的看向对方的下体。

      哦……你下面这么湿了。张哥沈沈道。

      老公,你开心吗?小囡要被肏了,小囡要在你面前失贞了,张哥的鸡巴都顶到小囡的屄上了啊!

      这带着鼻音却又蕴含着某种热切的渴望的呼喊,让我浑身发抖。我狂乱的撸着鸡巴,快射精啊!我心里怒吼道,射了你就清醒了!

      可是我的眼睛却死死盯着小囡和张哥快要结合的下体,只有更进一步,那样我才能射个痛快。

      多么罪恶的念头,多么无耻的想法!我的荒谬将让我付出惨痛的代价!
      我看到小囡和张哥紧紧拥抱在一起,小囡身体微微踮起来,而张哥的腹部则往上挺,两个人的胯部在缓慢移动着,好像在寻求某个可以契合的点。

      两个人喉咙里都在发出微弱的呻吟,而我,在旁边看着自己的老婆与他们表演,体会那全是耻辱的酸痛感。

      噢!一声长长的呻吟,小囡仰着头,蹙着眉头,双眼紧闭,死死咬住红唇。
      我吓得手一抖,一股股浓稠的精液喷薄而出。

      进去了?!

      睁眼看去,张哥那硕大的龟头已经被小囡的肉穴吞没,张哥的臀部慢慢耸动着,推动着鸡巴,像一辆坦克车,沈着而有力插入小囡的肉穴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