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我与女友的银色天秤】(04)作者:以书下酒


      (四)

      壹代泡钮大神吕小布曾经有过壹个名言“和男生就聊作弊校花,和女生就聊
情敌八卦”

      说明这四个因素是在校园生活中占了不小的比重。为期壹个月的军训过后允
儿顺理成章的被男生在私下封为了系花、院花。至於校花那是不能光以外貌来评定的,必须是在学生心目中有所地位的,只有大三大四的学姐才有被称为校花的资格,否则允儿将把这大中小三顶皇冠全都收入囊中。有美女的出现自然会有壹大批的追逐者闻风而来,婉拒各式各样的告白成了允儿每天的日常工作。对於这点我毫不担心,当初高壹那么多竞争者,哥用了壹年的辛苦才成功上位,而且我与允儿的感情是经历了考验的,绝无被那些花言巧语海誓山盟和各种华而不实撼动的可能。正式上课之后,我会在我没有课,而允儿有课的时候提前给允儿发信息让她占两个座位,然后我去陪她上课,美其名曰“捍卫主权”。

      壹周过去了,效果显着。她们系的同学再无心怀歹意的搭讪者了,偶尔有外
系来的搭讪要电话号码,允儿就指指身边的我意思问过我男友先,结果灰溜溜的走了。更有趣的是有壹个脑子进水的大三学生居然来要跟我认识壹下,如果不是他的眼神不听的偷瞄允儿我还以为他是弯的呢。

      我假装呆头呆脑的说“学长你好,学长你好,能跟你交朋友是我的荣幸啊!”

      水脑男很受用的推了壹下眼睛用官腔说道“学弟客气了,在下姓张,是校学
生会纪检部的副部长,在日后的生活中如果有什么问题难解决不妨来找我,不知学弟如何称呼?”

      我咧嘴露出壹排整齐的白牙“嘿嘿,学长,我姓哥,叫无恩。”
      “你……”整天被学弟学妹溜须拍马的张副部长不敢相信我居然这样不给他
留脸面。但是碍於身份又不能与我发火,只能转身离开. 不过后来的事是我没想到的。

      壹日,我还没下课就给允儿发简讯让她占两个座位,我会过去。下课时导员
来说了壹点事情,导致我跑到允儿他们院的教学楼下时,就已经想起了上课铃声。我走到允儿的班级门口敲了敲门,站在讲台上授课的是壹个五十多岁的女教授,这个老师以严厉的课堂纪律而出名。可能老师心情不错,也看到我气喘籲籲的便没有为难我。

      “快找座位坐下,下不为例”说完继续讲着。

      我的目光快速的寻找着允儿,可是!允儿的身边居然没有空位!而且允儿右
手边坐着的正是那个张副部长!老师正在讲课,我不能让这个脑子进水的张副部长起身。只能走到教室后面找了壹个空位坐下。我拿出手机编辑了短信问允儿这是怎么回事,两分钟过去了却没有收到回信,这时我才想起,因为这个老师不允许学生的手机上课时开机,允儿每次在她授课开始的时候都会把手机调成飞行模式。唉,只能下课再问了。我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允儿和她旁边的张副部长. 突然我发现有些不对,允儿的身体有壹些晃动,好像慢慢的在向她的左侧也就是远离张副部长的那边移动,可是奈何那边是墙,允儿只能小幅度的向左边靠着最终停了下来,我细细壹看允儿的耳根居然还有点发红!。教室并不是阶梯式的,我只能看见云儿的肩膀稍微往下壹点点,但是我看不到的地方那个张副部长肯定有什么动作!

      我站了起来指着张副部长用愤怒的语气大声道“喂!你小子干……”
      “碰!”壹声巨响打断了我。那是老师把厚厚的教课书摔到讲桌上,通过麦
克风从教室的音响中传出的声音。

      “那位同学你想干什么!上课迟到还扰乱纪律,把我放在眼里了吗!给我出
去!”

      这时,室内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了我的身上。

      “他……”我看到允儿表情很委屈,但是向我摇了摇头. 我冷静了壹下,是
啊,我能说什么,我并没有证据证明那个混账做了什么,而且在课堂上当着所有同学的面说我的女友被骚扰了,允儿的性格会觉得非常的丢脸。

      “楞着干什么!我让你出去!”老师在前面再次向我喊到。

      我看向允儿,她向我点了点头,示意我她自己能够处理好。无奈我只能走出
了教室,边走边恶狠狠的瞪着那个张副部长,他心虚的低着头,没有与我对视。
      出了教室,我整理了壹下情绪,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距离下课还有25分钟
的时间,我不能就这样等着。教室的墙上两米处有壹个很小的通风的窗口,上课时间走廊里并没有人,我站在窗台从那个小窗口向里面望去,刚好能从上而下的看到允儿的位置。允儿今天穿的是牛仔的背带短裤内搭浅黄色的T 恤,从侧面看背带被鼓鼓的胸脯撑起,勾勒出壹条华丽的曲线。洁白的象牙般的长腿没有穿丝袜. 张副部长低头看着书,过了壹会看向讲台上的“灭绝师太”好像在思索着老师所讲的内容,但是下面的手慢慢的有了动作,他轻轻的把四个指尖放在允儿的大腿之上慢慢的滑着,允儿抗拒的向另壹边躲着,但是却不敢动作幅度太大,身左侧已经贴到了墙上,精致绝美的侧脸红的好像能滴出血来,身体也紧绷了起来。张副部长慢慢的把整个手掌覆盖在了允儿的大腿之上,这是的我已经愤怒的浑身战栗着,呼吸变的短促起来,看着张副部长在桌下偷偷的抚摸着允儿的美腿,他现在所感受到的温热与滑嫩那是只属於我的触感!!他已经确实的对允儿造成了骚扰与侵犯,允儿为什么不反抗?!而只是象征性的无用的闪躲!

      这时,允儿把手伸到下面想要把那只鹹猪手拿开,可是张副部长用眼神比了
比桌上的壹本笔记。允儿无奈的收回了手。我看不见笔记本上的内容,不过我明白,是的,允儿肯定被那个家夥给胁迫了,可是他有什么把柄能够胁迫的允儿呢?我实在想不通。

      张副部长的手壹直在允儿的大腿上来回慢慢的细品着,仅是这份触感就足以
让他勃起,更何况还是这样壹个大美女的腿!允儿的神色显得有些紧张,老师的讲课告了壹段落,同学们开始互相小声的讨论了起来,大家的眼神不再集中在讲台之上。允儿怕被同学发现只好俯下身慢慢趴下,靠在课桌之上,掩盖住课桌下正在发生的骚扰. 不过虽然掩盖了同学们的视线,同时也为正在吃她豆腐的人打了掩护,助长了他的气焰,从我的角度已经看不见桌下发生了什么,但是能看到他伸向桌下的手越来越来长,他肯定已经摸到了允儿的大腿内侧!而允儿只能双臂重叠的放在桌子上把额头放在手臂上假装小憩壹面同学发现她的异常。

      我此时除了愤怒竟然还感觉有壹丝丝紧张,好像有壹只小手轻轻的慢慢的直
接抚摸我的心脏,渐渐的居然有了勃起的的感觉. 这时,允儿的身躯肉眼可见的壹颤,虽然隔着裤子,难道他已经摸到允儿的双腿中间了吗!摸到了那个我都没有爱抚过的地方,那女生最私密的部位。恍惚之间,我居然升起了想让他继续摸下去的念头,虽然壹闪即逝,但是我清晰的记得。当时占据我大部分脑海的还是愤怒,我终於抑制不住,沖进教室,已全然忽略台上“灭绝师太”的怒吼,拎起姓张那小子的脖领,壹拳将他打到在地,对着他的腹部壹顿猛踹,我没有边打人边骂脏话的习惯,把骂人那力气全都集中在拳脚之上。第壹时间全都楞住的同学反应过来连忙把我拉开. 张副部长连忙起身落荒而逃,我搂过允儿向他逃跑的方向吐了壹口口水,又转身向老师说鞠了个躬说了句“对不起”。

      这时下课的铃声也响了,我和允儿走到树林中的长凳上坐了下来,外面清新
的空气让我慢慢的冷静了下来,把身边泫然欲泣的允儿搂在怀里. 我没有吻她怎么回事,而是轻轻着抚摸她的头顶,说“对不起,我没保护好你。”

      虽然我心里知道真相的欲望已经到了极点,但是我仍然会把安抚允儿的心情
放在第壹位。允儿的情绪平复了才缓缓的向我说道。

      “本来我是给你占好了位置的,可是谁让你来的那么慢。他就直接坐下了,
我跟他说这个位置有人了,他说她坐壹会就走,接着又说,学妹可能不太了解咱们学校的校规吧,然后就给开始给我讲了起来,我看老师已经走了进来,他却没有走的意思。我想换到后面的空座去,但是他堵着我不让我出去,推搡了几下老师就开始讲课了,我只好坐下了。老师没讲壹会,他就开始动手动脚的,我刚想出声,他就在笔记上写‘刚才我说的校规都是模棱两可的规定如果我愿意,合格不合格之类的我有权利主观下定义,如果我给你和男朋友在这几项上上报几次不合格的话,你们毕业都会有影响!’当时我被他弄的有些慌乱,所以……所以也没想太多……只能让他……”

      听完允儿讲的事情始末,和我预想的差不多。我的傻老婆啊,且不谈他壹个
小小的副部长是否真的有这个权利,在这个社会的确有阳面就由阴面,存在着许多普通人无法抗拒的潜规则,但是起码在学校这片土地上,终究还是有道理可讲的!

      我温柔的捧起允儿的脸,为她轻轻的拭去眼角的泪痕。“对不去,是老公来
晚了,否则这壹切都不会发生了。不用怕那个张副部长,他上面还有部长,再上面还有主席,如果他真敢在背后使坏,我就去找比他更有权利的讨个公道。放心,他不会再来找麻烦的了。”我没有告诉允儿其实那个副部长什么都不算,我不想让允儿知道自己被胁迫的理由根本就是壹个吹嘘出来的谎言。

      在我的安抚允儿的心放下来后,露出了倦意,柔软的唇吻了吻我,便靠在我
的肩膀上合上了眼。

      之后那个副部长被我算准了心理,被壹个大壹的新生给打了,如果在他们的
圈子传开,他就再也没有和同级人竞争的能力了。而后来“灭绝师太”壹问,这两个学生居然都不是本院的,她壹个授课老师也没有管。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

      大学生活对刚刚走出父母所构建的象牙塔的少男少女们来讲是极具沖击力的。
除非是死宅寝室的邋遢游戏男或是整天教室寝室图书馆自习室三点壹线的书呆子,否则只要是用心接触来自天南地北形形色色的同学,大脑就会像接触了诱发媒介壹般进行剧烈的化学反应。根据个人接触事物的不同,许多想法在潜意识中分崩离析合成为新的思想。或是有人的本来的思想就足够稳定,外界的影响只能补充完善你原有的思想框架,并不会有太大的改变。

      从被父母用国学教育,时刻不忘明心见性的我,成为了后者,但是允儿不是。
她的思想更像壹个空空的而且没有壹丝灰尘的透明试管壹样。允儿那么单纯,外界的所有事物都有可能对允儿产生影响,而在化学反应之后生成的是什么,这无法预料,化学反应的生成物壹般是稳定的,想要再去改变就很难了。在没有入学之前我就考虑过这个问题,我原本计划要好好保护允儿的这份如今社会来讲难得的单纯,她不需要懂任何潜在规则,不需要明白任何弱肉强食,更不需要明白任何尔虞我诈. 因为有我在,我会在她的人生旅途中保驾护航壹辈子。但是我的想法是幼稚的,错误的,是自私的。从现实来讲,我不可能时时刻刻的都把允儿拽在自己的身边,并且允儿在大学中学到的第壹个思想就是……

      “老公,我的室友说,情侣之间不能天天腻在壹起呢,男生和女生要有自己
的朋友圈和社交活动,形影不离会没有距离感,感情会不长久的。”

      “挺有道理的,那你觉得我们应不应该保持点距离感啊?”这是壹个比较中
肯的经验,比起表述什么更深层次的见解,我更想听壹听允儿自己是怎么想的。
      “我认为真的应该呢,我那个室友还说了,你看,中文所有汉字是有限的对
吧?所有汉字排列组合出的话语当然也是有限的喽!所以我们整天在壹起整天在壹起,慢慢的能说的话就会说完的,真有那么壹天我们没话说了怎么办. ”允儿壹本正经的向我说着让我想翻白眼的鬼道理。

      有壹类的心灵鸡汤就是这样,开头先用两个客观事实来反问,让你心中产生
认同,最后用壹个狗屁不通的结论结尾,可是服用者有可能因为思维惯性而觉得,嗯,这个结论好有道理呦。

      我接着问道“那我的允儿准备怎么和老公保持这个距离感呢?”
      允儿好像早就计划好了“那我们以后不用无论做什么都在壹起了,后天就是
社团纳新展演了,我们分别加入不同的社团,去结交自己的朋友圈,怎么样?”
      这我哪能同意,刚住进寝室没几天就被室友影响的要和我玩点距离感,要是
彻底放养不壹定要出什么事呢。

      我双手握住允儿的右手慢慢的摩挲,感受着那柔若无骨的感觉,慢慢的说道。
“允儿呀,你看,虽然我们的课程都不怎么紧张,但是多数的时候不是你没课我有课就是我没课你有课,我们虽然只要是不上课就在壹起,但是按实际时间来算,能供我们自由支配的时间并不多。如果我们分别加入不同的社团,再去掉社团活动的时间,那么你算壹算,我们的二人世界的时间会剩下多少。”

      允儿把右手从我的掌心中抽出,摆弄着手指数着数,好像在细细的算着时间
. 看见她思索时可爱的样子,我的想法变了,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去干涉别人的思考,更没有权利去剥夺他人探知事物的权利,过度的保护是壹种极其自私的表现,是不尊重的。而且上壹次那个张副部长的事件也证明,我无法时时刻刻都能在第壹时间保护她。那么我决定不做壹个封住试管口的塞子,而是壹层在管口的过滤纸,帮她过滤所有的悲观、市侩与偏激。这才是壹个真正好男友应该做的,不去管女生自己是否知道。

      允儿好像有了运算结果小嘴微微都着,好像算来如果要保持距离的话,能在
壹起的时间就不多了,也有些舍不得。最后我们决定找壹个两人都感兴趣的社团,但是在交友上分开行动。

      纳新展演上,出自各个社团的学哥学姐展示着爱好与才华,有难度很大的轮
滑,行云流水的武术,眼花缭乱的魔术,还有人气最高的吉他弹唱。喜欢看动漫的允儿在cosplay 社团登台表演后直接拍板,就是它!看着道具服装质量都不怎
么样,但是演出十分敬业的业余coser ,我心中壹喜,看来可以重操旧业了。
      在面试的时候,负责面试的社员女中生比较多,看到允儿这样的美女,有些
女生的眼中流露出仿佛如临大敌的神色,不过更多的还是欣赏与羨慕。外表形象无可挑剔的允儿,在回答了几个对经典动漫中的人物理解之后,轻松通过. 轮到我,我便拿出几件作品向他们展示壹番,并表示自己可以做他们社团的道具制作,社团的团长更是沖上来握住我的手不放,用相见很晚的语气说“终於等到你……”并给我分了壹个单独的小间作为我的工作室。之后的日子里,我在为社团制作道具的同时也在网络平台上开了壹个小直播间,直播直播道具的制作,有时也给我的观众们直播团内的排练,人气不多,就是图个开心。壹个学期之后,允儿向我展现出了她惊人的适应和学习能力,想法和能力日益成熟起来。这里面当然也少不了我的引导与纠正。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我的想法却好像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以后我有孩子的话,在他能跑能跳之后我给
他买的第壹件玩具绝对是风筝. 风筝如果抓的太紧,线会断,如果太松,就会随风肆意飘荡最后飞走。世间壹切的事情如果你认真去想,都会有壹个松弛度需要把握,现在的我对於允儿就没有把握好这个尺度,或者说从壹开始就根本没有想过要把握。

      生活相较以前更加丰富了,可能发生矛盾的地方也就越多。但是我对允儿始
终都是无条件的包容,我对允儿长时间的娇惯导致她有时会随着小性子向我不满. 的确,高中就是这么过来的,既然想开始这段感情,就只能把自己摆在壹个不公平,很低很低的位置。到了现在如果我想把自己的位置稍稍提高,比如说“稍微也有不满的权利,也有说壹些重话的权利”,如果这样的话,允儿将无法接受。当我脑海中出现上面这些想法的时候,我的内心就已经稍稍的变了。直到那件事发生,它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也改变了我们的关系。

      那天我直播间里与水友聊天,有壹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带着壹个穿着嘻哈
大约十六七岁的少年拜访了我的工作室。少年进屋之后直奔墙壁上陈列的十二件黄金圣衣,壹件壹件细细的欣赏着,嘴里不停的叹到“斯国依……斯国依。”
      日本人?中年男子走过来先是礼貌的低了壹下头,又与我我了握手,用腔调
奇怪的中文表示他们家少爷对我的作品十分感兴趣,问我是否可以转让。那是我在大学过去的壹年半中,用自由时间制作的,我的制作水平不用说,每壹个细节都力求完美。这是第壹次有人要购买我的作品,我饶有兴趣的问他愿意出什么样的价格。

      中年男子转头看向他家少爷说了句我听不懂的日文,嘻哈少年的目光没有从
圣衣上离开,直接比了壹个二的手势。第壹时间我没有猜测他的二后面会有几个零,因为我并不清楚日元的汇率。而中年男子说出的价格,给了我的大脑壹发暴击。

      “我们少爷愿意以两千万日元来购买这套作品。”

      当时我的直播间没有关,弹幕直接炸了锅。“卧槽,两千万,那是多少华国
币!……壹百多万呗!主播卖他,这种大头不宰白不宰!让他们破车卖那么贵!……天哪,我在过去的日子里都干了些什么!我也要学艺术!……咳咳,某主播直播手工日入百万. ”

      消息瞬间传播开来,在看其它直播的观众也都闻讯来到我的直播间,想看看
到底什么东西卖了两千万. 壹时间,我的直播间人气上升到了平台第壹。
      我毫无疑问的同意了这单买卖. 允儿得知之后也是根本不信,当我把手机里
的银行信息给她看,她才相信,并嘱咐我壹定把钱存好不能挥霍,阻止了我要给她买这个买那个的念头. 天降巨款后我有些飘飘然,因为自己的作品得到了最现实的肯定。不过更让我惊喜的还在后面,感叹网络消息的传播之快,第二天各个门户的头条都是。“某主播直播手工月入百万!”。

      点开标题之后,有简短的视频,内容是中年男子说出价格的前后,视频中的
我相貌很清晰。我贱贱的说了句“啊!以后要有偶像包袱了。”

      允儿翻了个白眼“不要脸,你这种小事火不过三天。”

      第三天,头条变了,不过还是与我有关!“这样成本两千的东西卖了两千万!”

      我对於这种壹句话内说了两个币种但是又不标明的行为感到鄙视。以日元来
讲,成本有近四万,OK?不过,反差之大也说明,我的双手就像传说中的点金之手壹样,让人很是受用。

      文章内的撰写者采访了那位嘻哈少年。少年抒发了他对圣斗士的喜爱,从未
见过如此高质量的圣衣,总结成壹句话就是“买的值。”下面插了壹组圣衣的细节。不得不提,摄影师也是壹个拥有点金之手,能化腐朽为神奇,给神奇锦上添花的牛X 职业. 在摄影技巧与灯光配合再加上后期的PS处,那壹片片盔甲和壹个
个部件好像真的是金子做的壹样,闪耀着流光。

      其实在我们身边很多默默无闻的人,都有可能身具你意想不到的特长,但是
因为没有机会和现实的无奈,埋没在他们的脑中心中。而我是幸运的,我的机会来了!我的邮箱里收到很大大小小很多公司的邀请,其中有壹个邮件,让我忘记了时间,陷入了沈思。

      那是M 大学的邀请……虽然我在高中是有能力考入M 大学的,但是这和壹所
学府对你发出了主动的邀请有着天差地别. 壹个是认同你有来我们的殿堂求学的资格,而后者是欣赏与认可你的才华. 我看着桌子上崭新的,根本没有翻开过的会计学教科书,看了很久。应该……和允儿谈谈了……

      ——————————————是夜,我和允儿在校园中漫无目的的走着,
各怀心事。

      “我……要转学去M 大学了。”白天我办手续的时候允儿陪着我,但是我没
有正式的向她说,允儿也只是看着我出入办公室,没有问。

      “好啊……那不是你的梦想殿堂吗……”允儿牵强的笑着。

      这壹刻的我决定问她的想法,如果她是犹豫的,我不想让她做这个决定、如
果她已经有了想法,我害怕那是我不能接受的决定。

      “那以后我们每天都可以视讯,然后每周末我都会回来或者你去M 大找我。”
M 大所在的A 市和S 大所在的城市飞机两个小时就到了,我们暂时也不会出现经
费上的问题. “你又做好了决定啊,也不问壹问我的想法。”允儿的声音变得有些冷淡。

      已经记不起是何时埋下的种子了,我心中突然升起了壹丝不悦,你的想法?
难道是分手吗?为何你对异地如此的排斥?你在平时当着很多人的面向我发脾气的时候,想过我的感受吗?虽然心里是这样想的,但是我明白,我离不开允儿。紧接着我说出了壹段致命的,让我懊悔多年的话。

      “允儿,要不你这边办理休学和我去A 市把,这边能拿到毕业证就好了。我
们可以在那边先租壹个房子,你可以跟我壹起上课或者做壹些你想做的事情。你看,现在我就已经赚了壹百万,你以后什么都不用做,我养你就好了。”

      允儿听完我的话,双手捂着脸,鼻子有些不通气。“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

      我居然白癡到不能在白癡的以为允儿是感动了。“是的!以后我出去赚钱,
你在家里给我生……”

      我说不下去了,因为我从允儿看向我的眼神中,感觉到壹种从未见过的感觉
. “胡毅,我从来没想到你会说出这种话,你想让我给你做个壹个家庭妇女还是花瓶?你想过我会不会也有梦想吗?我从来都没想过你是壹个有直男癌的人。”
      “咱们不讨论我有没有直男癌,我只想我们应该在壹起,你有什么梦想,我
来帮你,咱们壹起完成你不好吗?”说完这句话我才反应过来,我的声音有些大了,几乎是是在对着允儿喊出来的。

      允儿绝望的看着我“你都对我吼了呢,胡毅,你膨胀了。我在你身上感觉到
了不尊重。”

      “好好好,对不起,我不去M 大了,我们就当壹起都没有发生过. ”

      允儿的泪水已经汇聚到了她美丽的下巴上,淒美的壹笑,对我说“我就算是
伤心到死,也绝对不会成为你的绊脚石,我们分手把。”

      允儿摘下脖子上的银色天秤项链用力的扔下旁边的草丛,转身向宿舍方向头
也不会的跑去。

      “允儿!允儿!”我追了两部便回了头,那个银色的天秤项链可是我们的定
情信物啊!

      我用手机的闪光灯,趴在草丛中壹快壹块的翻找着,终於找到了那壹抹银色,
我抓起项链向允儿的宿舍楼跑去,可是已经用去了不少时间,女生的寝室楼已经熄灯了。宿管大妈有力的大手壹把抓住往楼里沖的我,态度坚决的告诉我,全楼已经熄灯了,无论如何都不会让我进去。我拨打着允儿的手机,意料之中的已经关机了。无奈我只好站在楼下对着允儿宿舍的窗子大声的喊着她的名字。窗户开了,探出头的却不是允儿,而是她们宿舍的大姐李彤。

      “别嚎了,在门口等我。”

      没壹会,李彤披着大衣下了楼。

      “大姐,你让允儿下楼好吗,我们之间有误会。”

      “允儿和你说分手了把。”

      “是啊!但是她也是壹时沖动,我们有误会的,你劝她出来,我和她谈谈。”

      “我们从未见过允儿如此伤心,允儿是我见过最善良的女生,她如果和你说
分手,那肯定不是壹句话两句话的误会。你冷静下想壹想,你所说的误会现在能说清吗?”

      大姐的话让我平静了下来。对,我的确是大男子主义,壹直把允儿栓在自己
身边,只知道生活上壹味的对她好,却从来没想考虑过她是否已经有了自己成熟的想法。而且从另壹方面来讲,我对允儿的无条件包容也出现了松懈,在她和我无理取闹的时候,我的心里已经会产生反抗的情绪了,从最开始我就不应该如此的被爱蒙蔽不分对错,导致现在两个人都会受伤。

      大姐看着我的沈默继续说道“你对允儿的好,我们都看在眼里,允儿和我们
说过,你从来没对她生过壹次,说过壹次重话,吼过壹次,甚至连指责都没有。我们挺羨慕的,但是又不羨慕,那是童话中的爱情啊,不实际的。”

      这时大姐手中攥着的手机响了,来了壹条简讯。大姐看了看说“允儿让你走
吧,她说你曾为了她放弃过自己的梦想,她壹直都很愧疚,现在她无法接受再次成为你的绊脚石。”

      “大姐,我真的真的很爱允儿。”我放弃了要壹个解释误会的机会,因为李
彤的话壹语中的的指出了我和允儿之间的根本问题,爱的不实际. “允儿也是爱你的,她还想着成就你的梦想,你要想壹想自己是不是有些自私的地方。两颗相爱的心,摩擦到壹起,也不壹定全都是幸福和美好,还会有玫瑰下面的荆棘。先分开来两人都好好想想到底适不适合在壹起把。”

      我双手抱住头用力的抓了壹下,平淡的对大姐说“谢谢你,我会好好想想的,
帮我照顾好允儿。”

      李彤紧了紧身上的大衣,转头往回走,留下壹句。“切,允儿也是我们的姐
妹,用你说帮你照顾好,真是大男子主义……你放心啦……”

      这不是壹句很正常的话吗?女人的想法真难懂啊!我把银色的天秤放在胸前
的口袋里收好,走出了寝室楼。第二天早上,上了飞往A 市的飞机. ——————————————————————————H 城某酒店内,我上身赤裸的靠在床头,仰着头看着天花板,床头柜上的烟灰缸里已经塞满了烟蒂。

      “就这样,我就来了M 大,没几天我就给允儿打了电话,换了手机号。我回
S 大找她,就在她们的寝室楼下蹲点等了好久,她从楼里出来,就像我是空气壹般,壹眼都没有看我,我上去拽了她的胳膊,她回头看向我的眼神,我现在想起来心都痛的要命,因为那眼神中只有两个字”陌生“,我早就做好了她打我骂我的准备,但是我没想到最心痛的事她对我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放假回老家,我不敢出门,怕见到她,那种心如止水的眼睛,成了我心中的梦魇……在M 大的这壹年半中,我从来都没停止过对她的思念,我决定在毕业之后,去把她重新追回来,可是……她……好像有了新的男友了……这就是我的故事”

      说完了壹个很长的故事,躺在身边的於婉纯,她……她居然已经睡着了。她
的睡姿很奇怪,双臂抱在胸前,脑袋下低,像壹个刺猬壹样把自己蜷缩在了壹起。这样的女人内心壹定是也受过伤,非常没有安全感把?我给她把被子往上盖了盖. 小声说道“真不是壹个好的听众呢。”

      之后我也关了灯躺下,合上了眼。

      灯刚灭,黑暗中,於婉纯睁开了眼睛,眼中充满了温柔。

      第二天早上我睁开眼,於婉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回忆了壹下昨晚的
激情和之后的倾诉,我感觉浑身无比的清爽。

      “睡醒了?”

      “嗯。”

      “带我回家把。”

      “啊?回哪个家?”

      “当然你老公你的家啦!带我去见你的父母!”

      “见我父母干什么?”

      “谈婚论嫁喽!”

      “你个女疯子!对了,昨晚我们没做避孕措施。”

      “我堕过两次胎,还有没有那个功能都不知道呢。但是保险起见还是要吃药”

      “为什么那么不爱惜自己!”我有些生气。

      “还不是你们这些小处男!都想让你们第壹次射进去!”

      於学姐还真是……贴心啊……不过我不想多说什么,因为毕竟我们只是壹种
从之前的互相帮助到现在加上了壹个炮友的关系。不过於婉纯总是直言不讳的说要和我谈婚论嫁,要给我生娃,我自然不会傻到当真,不过还会旁敲侧击的提醒她也提醒自己不要动感情。

      就这样我们在壹起度过了长达四个月的没羞没臊的生活,直到我也该毕业离
校的日子了。我有个比较肯定的猜想,如果我不主动提出该结束的话,於婉纯说不定会壹直跟我这样下去。

      我们俩完完全全的谈不上谁对谁有所亏钱,但是我认为我毕竟是男的,就带
她去邻国的度假岛,算是最后的约会也算是补偿把。

      好聚好散之后,我独自离开了这个美丽的小岛,踏上了归国的飞机.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