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激情暗涌系列之妻乱】(13-14)作者:逸铭



          (13)两棵树

    有的人失去一棵树,也未必得到一片森林。

  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见赤条条的欣妍侧身贴着仰躺的我,把头枕在我肩头的她还在酣睡中。一扭头看见左肩也枕着一个脑袋,一些发丝从盘好的发髻中调皮地钻了出来。我低头端详了一下那秀美的面庞,没错她是美莹,那一丝不挂的娇躯正斜压着我身体的另一侧。

    这么说来昨晚发生的一切并不是一个离奇的梦。

  被两具美肉夹在中间,体味着与雌性肌肤相亲的叠合处些微的汗津,我忍不住伸开双臂搂住她们,让自己坚硬的肌骨更多地陷进那软滑的肉躯。任何男人一生中都应该尝试一次,像我这样拥着两具充满青春气息的赤裸胴体,让她们同时在你怀里甘甜地安睡。即使不与她们交欢,你也会觉得此刻哪怕是世界末日也无憾了。

  我把胳膊插到她们头下的时候,欣妍和美莹各自动了几下。我摸着两个光滑的后背轻拍了几下,沉睡中的女人便主动把肌肤更大面积地贴住了我。两对软滑的乳房一左一右压在我的胸肋处,每人还抬起了一条腿轻搭在我小腹上。女性赤裸的肉丘毫无遮拦地顶住我两条大腿的外侧,一边是毛茸茸地紮着,另一边是光溜溜地腻着。我轻轻舒展了一下腰部,晨勃的下体立刻被两个光滑的膝盖碰撞着来回跳跃,像是在宣告对这两具肉体的所有权。我特别留意起那个光洁的肉丘,失去毛发的异相此时却显得十分可爱,让我不禁回味起强行进入那里时的情景。如果不是怕把两位美女搞醒,我好想把两个女性的私密处并排摆在一起,细细研究一下为何会混淆了这两个仙人洞。

  忽然左边的胸口痒痒的,我低头一瞧,美莹正抬起她的秀面偷看我。不知道这个小妮子什么时候醒了,说不定刚才一直在装睡。她向我调皮地吐了吐舌头,见我想说话,赶紧做了个别出声的手势。
  
  美莹观察了一会儿欣妍,确定她还在酣睡,才把手指爬到我的胸口轻轻地搔起我的乳头。等那肉粒硬得能被拨弄时,她猛地探头用牙狠咬住它。胸口传来的淫痛让措不及防的我一挺身。她越来越用力地咬了一会儿才猛地松开牙齿,让我的身体象风中的树叶般连着颤了几下。

    「她说你喜欢她咬你乳头,看来是真的。」

    美莹用手指了指自己对面的欣妍,附在我耳边小声说着。我被她的气息吹得痒痒的。

    「是吗?她还会跟你说这个?」

    「她什么都跟我说的,别忘了我和她是闺蜜呢。」

  美莹说着垂下头看着我的硕大的下体,轻舔了一下嘴唇。我低头把鼻子压在她头发上,那年轻女人特有的带汗味的浓烈发香让我心里一荡,我忍不住把嘴凑上去吻了她头发一下。

    「是吗?都是什么时候说的?」

    「刚跟你谈恋爱时就说了。还想不想知道我还知道你些什么?」

  她仰起脸坏笑地瞥了我一眼,两根手指沿着我的胸腹做着走路的动作,一路把那只白润细嫩的手往我小腹运动。她先把手放在我小腹和逆指向上的器官之间,用手指撚弄着那里乱蓬蓬的体毛,手背不小心碰了几下那根摇动的东西。她撅起嘴眼巴巴地看着我,像是在徵求我同意她进一步的动作。一见我轻轻扬了扬下巴,她立刻咧开了嘴,反手飞快地把我握住。

    「别动。」

    一声断然的姣喝从右边传来,虽然音量不大,却把我和美莹同时吓得一哆嗦。

    「我说了别动!」

  我扭头看时,欣妍已经睁开了那双美目隔着我的胸口瞪着美莹。美莹刚想说什么,欣妍象闪电般地抬手对她就是一个清脆的耳光。

    「你,你,我,我......」

  美莹莫名其妙地挨了这一下,张口结舌的她赌气地抓住我狠狠地套弄起来。欣妍低头看了一眼那黑红的头部在美莹的拳眼里贲张地进出着,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松开,你给我松开!」

    没想到欣妍晃得越厉害美莹却抓得更牢,任凭怎样也不松手。

    「啊……啊!」

  在两个女人的拉扯中,我的命根子被连着狠揪了几下,疼得我坐起身惨叫起来。美莹被吓得松开了手,跟着我坐起身的欣妍一下扑过去,左右开弓抽打着举起胳膊护着自己的美莹。

  刚才还一片宁静祥和的房间,立刻充斥着「劈啪」的抽打声和咒骂声,两具曼妙的白肉也扭做了一团。在扭打、躲避和乱蹬之间,两个女人也顾不上彼此的乳球上下翻飞,深色的隐密处倏忽闪现着。第一次亲眼近距离旁观两个一丝不挂的女人廝打,而且是为了我而争风吃醋,不得不承认那画面美得让我不太敢看。

  最后打累了的欣妍骑在美莹身上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瞪着她胯下的美莹委屈地摸着自己脸上被抓出的几道红印。

    「你躺下。」

  欣妍看了一眼我胯间比刚才还坚硬的东西,不容置疑地命令道。我刚听话地老实躺下,欣妍就从美莹身上下来骑到我的大腿上,捉住我的下体撸动着。

    「你给我看好了,这是我的!」

    说着欣妍用手引导着那根东西,在满屋子明亮的光线中,她提腰让自己的私密处轻轻含住它。
    「馋死你!哦,哦……啊……」

  欣妍不顾自己那里还没有完全润滑,就把体重完全加上去用力往下一坐,把我一下子完全吞没了。

    「好,好硬,好硬……好大,好大……,小,小屄都填,填满了……唔……啊……」

  美莹也爬起身抱着双腿坐在床上,把被拉散的发鬓甩了甩,一脸无所谓地看着欣妍的私密处和我交合的情景。

    「老公,老公,你,你爱我吗……」

    「我爱你,老婆。」

    「肏我爽,爽不爽……啊……」

    「爽,爽。我肏,肏死你……」

    「快,快玩,玩我的骚奶子……啊……」

  仰躺着的我伸手揉搓起欣妍的乳房,用手指弹弄揪拉起那两粒硬得象花生米似的乳头。欣妍先纵身驰骋了好一会儿,接着把私密处压在我小腹上前后磨动。

  第一次被第三者旁观着做爱,而那旁观者正是当年也曾心仪过我的女人。女上男下的体位向同样赤条条的旁观者最大程度地暴露着交合的情景,似乎在向她炫耀着佔有权。我此刻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奇特感觉。

    「我,我,,不,不行了……啊……」

  高潮来的时候,欣妍把身体后仰用手压在我的大腿上,任由从小腹开始的振动传遍她全身。我没等她从汹涌的浪里浮出来透气,立即搂着她在床上滚了半圈,换我在上面挺腰抽动起来。我把欣妍的双腿抬起交叉在我胸前,让她的两只脚交错勾着我的脖子。这种姿势下她胸口的两团白肉被甩得失去了形状,我用更胀大的器官冲击着被压紧的嫩肉壁,听她连连发出嘶哑的呻吟。一旁的美莹「咣咣」地连连吞口水。

    保持着下体在欣妍体内,我把她放成侧躺,引导她交叉着双腿曲到胸口,继续猛力冲刺着。
    「肏,肏死了……小,小屄……被,被肏死了……哦……啊……」

  欣妍的浪语和呻吟声被我撞击得断断续续,她第二浪沖上来时,我挥手抽打起那肥美的臀肉,发出「啪啪」的声音。

    「出白浆了,美莹你过来看。」

    「不,不要……啊……」

    欣妍含混的抗议声立刻被我撞成了更大声的呻吟。

  美莹听话地爬到跟前,把头伸到我和欣妍之间,看着我的下体把白浆从欣妍体内源源不断地抽出来。

    「有没有闻到臊味?」

     「嗯,好臊。」

    「她骚不骚?」

    「骚,好骚。」

    「不,不要,不要……啊……唔……」

    欣妍本来还含着一根手指,听到我和美莹在说她,一下子伸手捂住了脸。

    「骂她,快!」

  「骚,骚货……不要脸的骚屄,浪屄,贱屄!插死你,肏死你,塞死你,捅死你个小烂屄,喂不饱的小髒屄,小臭屄!活活插爆,插裂,插碎,插翻算了!让我看看你这张骚屄脸,快比那贱屄里面还烫了吧!这浪屄嘴怎么没插也淌水了……」

  欣妍本来捂着脸的双手冷不防让美莹掰开了,一下露出她那张潮红汗津的脸庞,竟然在流口涎。欣妍把脸在床单上乱蹭着,恨不能此时床上裂开条缝,好让她立刻钻进去。虽然对美莹的报复心有所准备,当那连串的粗话象一盆髒水似地兜头泼向欣妍时,我还是感到很惊讶。冷不防瞥见我吃惊地看着她,美莹嘴里立刻刹了车,刚才还凶巴巴的样子一下子变得讪讪的。

    「去,玩她的乳房。」

  我命令美莹道。她转身看了重新捂住了脸的欣妍一眼,才迟疑着伸手抓了抓垂在床上乱抖的那两团软肉球。

    「用力,用力啊。」

  美莹听出我的不满,立刻加重了手中的力量,然后用指尖捏住欣妍的乳头拉扯起来。欣妍松开蒙着脸的双手,用迷离的目光看着美莹手上粗暴的动作,呻吟得更厉害了。

   「去亲她。」

  美莹赤裸的后背肌肉一紧,然后乖乖地俯下身,撩起欣妍散乱的大波浪,对着她潮红的脸颊连连亲起来。

    「亲嘴啊。」

  我说话时将手掌撩进了美莹沖着我的股缝,用手指刮擦着夹在肥腴臀肉里面那块潮湿的外露肉体。不知是为了追求刺激,还是为了把身体趴得更低,美莹那隐着的皱肉被用力挺了出来。从她的身前传出了嗞嗞咝咝的湿吻声。

    欣妍再次高潮的呻吟被堵在嘴里,只能发着呜噜呜噜的声音。

    「啊~……」

  美莹忽然发出一声尖叫,赤裸的后背跟着一紧。直到欣妍「啊」的一声长歎,美莹立刻象弹簧般坐起身来。

    「她,她咬我舌头呢……」

    一脸惊慌的美莹捂着嘴,看着我正顶在欣妍的屁股上抖动着往那具身体深处注着精液。
  见如此情况下都不忘报复美莹刚才的粗言辱骂,我脑子里划过一个奇怪的念头,要不是被自己脐下三寸这张不争气的嘴销掉了,其实不少女人的心思和手段还是非常厉害的。

    过了好久欣妍才睁开眼,正好看见美莹在为我挨个舔舐沾满她自己体液的手指。

    「美莹,你过来。」

    欣妍静静地看了一会儿,伸手拉着美莹让她躺到她旁边。

    「你喜欢他吗?」

    「嗯,喜欢。」

    「那你当年为什么不和我抢他?」

    「我,我知道自己比不上你。」

    「来,让我们俩抱一下。好姐妹。」

  当着一丝不挂的我,两个当年的闺密赤条条地搂在一起。看着眼前的这幅景象,我心底升起一种甜美的感觉。

    「我们还算好姐妹吗?」

    「怎么不算?」

    「可昨晚……」

    「嘘……」

    她俩的声音越来越低,后来就是在耳语了,还不时一起咯咯地傻笑。

  被晾在一边的我点了根烟,拿起手机胡乱翻看起来。我发现微信中有个新好友认证,点开一看是一个叫「伟大的大伟」的。我看了一眼头像中大伟那张圆钝的脸,忍不住抬头扫了一眼美莹。
    「逸铭哥,我们家美莹还在你那儿吗?」

    「她手机昨天没带着。」

    「我给欣妍打电话不接。」

    「发微信也不回。」

  手机连连振动起来,萤幕上连着跳进来好几条资讯。我搞不清这小子在说些什么,就没有理他。我随手翻着其他有新消息的头像,竟然看到若欣也在其中,立刻点了她的头像。

    「没事吧[呲牙]」

    「没事就好[偷笑]」

  就这么两条今天早上发的没头没脑的资讯。想起昨晚和若欣差点去车震,她现在一定是冷静下来了,开始担心我被她姐识破。

    「我当然是姐了,虽然我比你小两个月,可我是他老婆啊,你就只能做个二奶了。」

    那边欣妍说话声忽然高了起来。

    「二奶,二奶的,多难听啊。」

    「所以我让你做妹妹,看我对你多好啊。」

    「哎呀,早知这样我昨天还结什么婚啊。」

    「瞧你这个小淫妇,给你点颜色还开染坊了。我跟你说我们家这口子你可不能随便用,得听我的。」

    「哎呀,我这连沾还没沾上呢,你就舍不得了。」

    「谁说没沾上,你刚才不是帮他舔手指了吗?他是不是搞你那儿了,才弄了一手水。」
  「哎,这也算啊。再说了,你瞧你刚才那骚浆哗哗的,没见过象他那么能搞的。稍微分点给我就能吃饱。」

    「什么骚,骚浆的,你怎么还象上学那会儿一样没皮没脸的。」

    「谁没皮没脸了,谁刚才叫肏死小屄了,啊~啊~」

    「你再乱学,小心我撕你的嘴!」

    「那可不行,我今天还要回门呢,看你刚才给我脸上抓的。」

    「哦,你还知道回门啊,新娘子家家的,光着屁股睡在别人的床上。」

    「哎,欣妍你看一下手机嘛。好象大伟在找美莹,正急得团团转呢。」

    美莹一提到回门,我立刻明白了刚才大伟微信的意思,赶紧打断了她俩漫无边际的八卦。
     「你帮忙给他回一个,说一会儿就过去。让他直接去美莹父母家楼下等着。」

    我赶紧按着欣妍说的给大伟回了微信。大伟马上发了一个抱拳的表情。

    「大概几点能到?」

    我给两个女人读着大伟的回复。

    「回他说时间说不准,让他等着就行了。」

    欣妍脱口而出。

    「现在不早了,别过了中午。」

    我读着大伟立刻回复过来的微信。

    「你回给他,正忙着呢。」

    欣妍刚说完,两个女人搂着对方的腰咯咯笑了起来。

    「能不能快点。」

    大伟隔了好一会儿才回复。

    「告诉他,这事快不了。」

     美莹刚说完,两个女人都笑得在床上打起了滚。

    等了好一会儿,大伟也没再回话。确实让一个大男人,而且还是新郎官怎么回这种话。
  「美莹,你赶紧收拾一下,也别让大伟等太急了。特别是你父母,别让他们多心。」

    「多心就多心,我就是不去他们也没办法。」

     「可别让大伟脸上挂不住。」

    「不嘛,我才不管他。你刚才说的正忙着的那事,能不能就让我忙一下呗。」

  「哎呀,美莹我可得跟你说清楚,这事可是我说了算。你自己也是有老公的人,你占着两个男人呢。可他要对付两个女人。对付女人可不容易的,你懂的,对吧。」

    「你刚才肏死小屄,肏死小屄地馋我,我小骚屄现在也痒得厉害呢,你不管啊。」

    「不如这样,放你一天假,让你们家大伟帮你好好挠挠痒。」

    「现在看到这条大鲨鱼,谁还想要那个赖蛤蟆啊。你看他还想吃呢。」

     美莹忽然从躺在中间的欣妍身上探过来,伸手轻拍了一下我又有点勃起的下体。

    「哎呀,你听我的,姐还能亏待了你?!」

    「那好吧,不过我今天连穿的衣服也没有。你知道我们这儿回门不兴穿婚纱的,怎么办?
    「我借给你,你来挑嘛。就是别嫌弃我的衣服不如你的好。」

    欣妍从床上跳了起来,拉着美莹先进了卫生间。

  如果说我还否认此时的幸福感,那不是在撒谎,就是在矫情。昨晚的事件到目前为止的结果,确实有一种柳暗花明的效果,虽然这个结果的代价让人啼笑皆非。从美莹来我们家后的一系列表现来看,其实她对於我来说是唾手可得的。可如果这个战利品不是通过欣妍的失身才换来的话,她还会心甘情愿地将美莹给我享用吗?

    最让我一直不解的是,作为新郎的大伟又为何肯让人在新婚夜将新娘带走?

  一起看似偶然的事件已经开始露出谋划的端倪。可在和美莹的交合仅余一步之遥的当下,我倒更关注欣妍从洞房出来后的一些变化。她既想让我和美莹发生关系,又想控制这种关系。她急於活生生地表演了如何主导和我的性交,却没成想自己反被女性的欲望拆了台。后来不但被我所驾驭,反而在我的唆使下被美莹用言语和肢体所侮辱。可她马上和美莹拉起闺蜜的关系,接着用回门来打马虎眼,让咫尺之遥的我和美莹始终无法得逞。

    更过份的是,昨晚欣妍还试图当着美莹的面羞辱我。
(14)自渎

    一条在大海里渴死的鱼,听起来很奇怪吗?

  昨晚一进家门,欣妍和美莹两人马上就进了洗手间。「哗哗」的水声停下一会后,两人一起赤条条地进了客厅。

    「美莹,你不洗头不难受啊。」

    「明天还要回门呢,省得早上起来重新盘了。」

    「还没看够啊,刚才在新房里不是都看了吗?」

  见我一直盯着美莹光洁露壑的肉丘,欣妍没好气地嘟哝了一句,顺手拉着美莹进了厨房。她哪里知道两个成熟女性一丝不挂的背影更有看头,特别是四瓣白花花丰腴的屁股甩动起来,让那两条小腰的扭动看起来更婀娜多姿。美莹像是感受到了我目光的热力,下意识地将一只手背搭在一边肥美的臀肉上,勉强做着心理上的遮挡动作。临进厨房门前,欣妍猛回头朝我指了指洗手间。

  会意的我立刻从沙发上跳起来,沖进了水汽依然氤氲的洗手间,一心想着一会儿的好事。三下五除二脱光了衣服,墙上的镜子立刻映出了那个高大健硕的自己,和腿间那根重新充满了渴望的东西。
  一眼瞥见门后衣钩上挂的那身新娘婚纱,我赶紧四处找了一下却没发现美莹的内衣,只能把那白色的婚纱捧在鼻子前深吸了一口。不知是不是因为水汽的作用,布料里散发出女人的各种气味比平时更浓烈。欣妍那条今天穿过的连衣裙已经被扔到洗衣框里,我拿起它把腰腹和胸口的布料攥到一起捂在脸上,那股熟悉的女人味立刻沖入鼻腔。

  我轮流嗅着被两个女人穿了一整天的衣服,每次等到那些被水汽浸润得格外敏感的嗅觉细胞完全被一个女人的味儿熏透了,再切换去捕捉另一个雌性的气味。那里面的肉香、汗香、乳香、腋香、发香和股香就会被层层剥开,象一个女人般娇羞地逐次褪去身上的衣服,最后将最诱人的雌蜜味儿奉献给那些颤动不已的嗅觉细胞。

  勃起的下体不断地擦到那两块衣料,我极力克制着自己的冲动,心里一遍遍地默念外面有两个光身子的女人,此时自渎岂不太浪费弹药了。

  胡乱沖完了澡,我只穿着一条大裤衩走出洗手间。她们俩也正好从厨房端出了三碗面,还煎了三个荷包蛋。

   「这两天太热,我们家空调不行,你将就点啊。」

    欣妍夹起一个荷包蛋放到美莹那碗面上,一边客气地说道。

    「还好,有你们家这个穿衣服的习惯,就一点也不热。」

    美莹用手稍微挡着胸口说道。

    「什么我们家穿衣服的习惯,我看你没内衣,才陪你一块就这么出来了。」

    「要不我回去把婚纱再穿上,谁让我走的时候……你不让我穿内衣的。」

  「你那件婚纱还舍不得脱了?都穿了一整天了,再说你刚洗了澡……也没替换的,你不见得会穿我的内衣吧。」

  我听着两个一丝不挂的女人你一言我一语地瞎聊着,透过玻璃台面看着她俩的小腹,对比着两个迥然不同的肉丘。

    「喂,你要不也陪陪我们。」

    欣妍做了个手势让我把大裤衩也脱了。

    「算,算了,我,我这样习惯了……」

     我正好在咬破一个煎蛋,听到欣妍的建议身体一震,溏心顺着我的嘴角流了出来。

    「你一个大男人怕什么啊。护得那么好,不会是怕蛋蛋被弄碎吧。你说呢,美莹?」

    欣妍说完忍不住笑出声来,赶紧捂住嘴怕食物喷出来。

     「呵呵……」

    美莹含混地答着,不知是在附和欣妍,还是等着看我的笑话。

  我明白欣妍在刻意创造一种气氛,於是嘴上稍做推让后,立刻把筷子拍在桌子上,坐在椅子上扯下裤衩扔到一边。我和欣妍做完爱如果肚子饿了起来吃宵夜,只要是夏天也经常这样赤条条的。
    美莹看见我腿间那根东西高高地翘着,咕咚一声不知道是吞了口面,还是口水。

    吃完宵夜后,两个女人光着屁股又进了厨房,在里面一通洗涮。我坐到沙发上点起了一根烟。
    「哎呀,早知道吃完再洗澡就好了。这下又是一身汗。」

  欣妍抱怨着打开客厅的电扇,对着吹起来,还招手让美莹也过去。两个赤裸的女人再次肩并肩背朝我站在一起。美莹的腰肢和屁股比欣妍略微丰满点,特别是两个屁股蛋紧紧合在一起,不象欣妍的两个圆弧下有一个一掌勉强可以插入的缝隙。美莹的乳房很大,她正用手往上捧着,让本来被乳球压住的部分也能吹到风。我耳边已经回响起那堆臀肉被撞击着发出的「啪啪」声,眼前又浮现出仰面朝天躺着的美莹,那对乳球随着我的冲击象水袋似的甩出各种形状来。

   欣妍先开始原地转了起来,美莹也学她让风扇能吹到全身。两人转过来的时候,我赶紧收回目光,低下头装着看手机。

    「把这儿也吹吹。」

    欣妍转了几圈后弯下了腰,把屁股对着风扇。美莹咯咯笑着也学她的样子。

     「屁屁里面都是汗,难受死了。」

  欣妍把双手伸到后面掰开了自己的臀肉,美莹用一只手挡着垂着的乳房,只伸了一只手掰开后面。美莹垂在身下的乳房比欣妍明显长了一截。

    「欣妍,你知道吗,我才发现你在学校那会儿是装的。」

    「什么装的?」

    「什么装?装清纯啊!」

    「嘘,别胡说,小心我撕你的嘴!」

    我正竖着耳朵听到这一段,那边的对话忽然停了。偷眼看见美莹也正往我这边瞅,还吐了吐舌头 。

    「你不如学我也把毛刮了,夏天很风凉的。」

    美莹马上转换了话题。

    「我不行,我那儿毛本来就硬,别越刮越硬。」

    「有脱毛的,还可以去毛根,就象对付腋毛那样的。」

  「算了吧,那得好多钱吧。就象我们家这个条件,还是省省吧。再说了这也不是什么当务之急,不是吗?」

    「好了,在我面前还哭穷。刚才肖总不是说了……」

    「嘘……」

  就这样弯着腰,美莹轮换着挡胸和掰屁股的胳膊,两个女人聊得很是起劲。欣妍那声「嘘」在我的脑子中不轻不重地划了一下。

  想着一会儿该如何开始,我心里竟然有点惴惴然。要不要我主动走过去,先从欣妍开始挑逗?还是就这样坐等两具美肉投怀送抱?那样的话我该先和谁亲热呢?毕竟和平常不同,这一下上来四个乳房和两个洞,只有两只手和一根东西的我该怎么对付啊。尤其是还要面对一个新的性物件,最后应该射在谁身体里,我对这些都没有经验。心里越是这样七上八下,越无端地埋怨起欣妍故意把这部分拖得太长了。

    「好了,吹风凉了。今晚都老实睡觉吧。」

  欣妍直起腰时扫了一眼我那里完全勃起的状态,说完却拉着美莹的手进了卧室。刚被兜头泼了盆冷水的我推门进去时,欣妍和美莹正小声嘀咕着。一见我进来那两人赶紧分开,让床的中央腾出来一个空地。

    「你睡中间吧。」

  欣妍伸手拍了拍那个空位。我刚爬上床躺下,欣妍就凑过来把头靠在我肩膀上。美莹仰躺着没动,偷瞥一眼我逆翘的下体时,她的嘴角轻轻撇了一下。

  闹了半天就这么睡觉了?在同一个屋簷下,一个一丝不挂的男人和两个一丝不挂的女人竟然什么都没发生!这节奏是要我变成那条渴死在大海里的鱼啊。

  我独自郁闷地胡思乱想着,右边欣妍的呼吸声已经变得深沉起来。我伸手推了推她,一点反应也没有。我扭身朝向左边的美莹,伸手抓住她那只细润的手放到自己贲张的下体上。也已发出鼻息声的美莹,像是在梦中般拿着那根东西动了几下就松开了。再引着那只手来握我时,那一根根手指竟然合也合不拢。躺在两具完全赤裸的女性娇躯之间,我只能看着黢黑的天花板,无奈地伸手开始撸自己。
  悄悄地搞了几下后,感觉一直上不去。我既怕把她们俩动醒,又想找点刺激物,於是蹑手蹑脚地下了床溜出了客厅。刚才的热血贲张差点就将自己释放出来,我於是不假思索地直奔了洗手间,。
  当我看到依然挂在门背后的白色婚纱,还有重新扔回洗衣框的连衣裙,心中的欲火立刻升了一格。我再次拿起两件衣服轮流嗅着,等到下体硬得不行了,才开始同时用两件衣服包住它套弄起来。前端传出的刺激开始逐渐积累,布料包裹着的巨物舒畅地展开了神经细胞的每一个触角。

    「哼……」

    忽然身后传来女人清嗓子的一声,吓得我一哆嗦,手上本来的欢快动作立刻僵住了。

    「快看啊,看他在干嘛。」

    听见欣妍冷冷的嗓音,我扭头看见两个女人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自己身后。

    「快转过来,让我们看看帅哥大半夜偷偷爬起来在干嘛。」

  像是犯错的小孩被捉到般,我老实地转身朝向两个依然一丝不挂的女人,拿着衣服的手垂了下去,露出身前那个东西还不识趣地昂立着。

    「干嘛拿着我们俩的衣服啊?」

    欣妍用一只手指勾起她自己那件连衣裙丝滑的布料,撇了撇嘴说道。

    「我,我……」

    我的喉咙像是打了个结般说不出话来。

    「别解释了,恋物癖对不对?裹上接着撸,让我们欣赏一下呗。」

    我瞅了美莹一眼,低头看着身前急速软下去的自己。

  「呦,被吓着了?你刚才不还闻得起劲吗。穿了一整天的髒衣服有那么好闻吗?都闻出什么味儿了。我们俩大活人直接给你闻怎么样?」

    欣妍如连珠炮般地奚落着我,说完自己咯咯地笑了起来。

    沖着也刚浮起笑意的美莹,一言不发的我抬手把欣妍那条裙子扔到她身上。

    「穿上。」

  美莹听见我的话,微微吃了一惊。她看了一眼欣妍也同样惊讶的表情,迟疑地拿起那条裙子开始从头上往下套。我把那件婚纱扔给了欣妍,看着她也手忙脚乱地穿好。

    同时面对两个女人时,男人对性的那些忌惮竟然瞬间模糊了。

  欣妍那条连衣裙在美莹的身上绷得紧紧的,乳房和髋部处的布料像是要被撑破了似的。我先拉过她,把鼻子凑在她的乳沟处嗅着那里飘出的乳香,然后蹲下身子把脸埋入她「丫」那里的交点,隔着丝滑的布料大口嗅着。还不觉得过瘾的我把站着的美莹转了个身,把鼻子压进她的臀缝。一阵阵带着桂皮味的股香沖入我的鼻腔,我胯间的东西一下子昂然而起。

  我站起身伸出胳膊从后面勾着美莹的脖子,把坚硬的东西顶在丝绸下她那更显软滑的臀肉上,用最敏感的部分在布料上摩擦着。

    「别乱动……让,让他玩……」

    见美莹要撩起裙子的后身,想用肉躯直接逢迎我,欣妍急急地叫道,边说边频频地吞着口水。
    我一只手把美莹臀间的裙子布料塞进她裆间,粗暴地摩擦起来。

    「嗯~……」

  美莹轻声呻吟起来,两条紧闭的大腿根微微颤抖起来。等我把那块布料抽出来时,灯光下有一处隐隐泛着水光的地方。

  我盯着那块地方忍不住咽了几下口水,边套弄着自己边缓缓地蹲下。当把那块水光掩在鼻子上时,反而觉得气味并没有想像的强烈。我重新把那块布料塞进美莹的裆缝中刚摩擦了几下,那两瓣收紧的臀肉就止不住地振动着丝薄的布料战抖了起来。

    「不,不行……唔~……」

  美莹发出一声悠长的呻吟。我再把鼻子更深地挤入她的臀缝时,那从肉体上直接散发的女人味经过布料的吸收,不但不失浓郁反而香冽醉人。我那个东西一下子硬得有些僵直。

    「我要你也闻我下麵……」

  我瞥了一眼面颊潮红的欣妍,她已经自行把一小团白纱夹在自己腿裆里,用手揉搓了一会儿。我转身脸埋进了她小腹处的白纱中,用鼻尖找到了她的肉丘刮擦起来。

    「哦~……」

  欣妍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颤抖的呻吟,那里散发出一股幽幽的八角味。想起美莹股缝的气味比肉丘更浓烈,我立刻把欣妍转了个身。果然当我把鼻子塞进欣妍的股缝时,那股本来很含蓄的女人味立刻排山倒海般地袭来。

    「好,好闻吗~……」

    虽然背着光,欣妍扭头看我时,她脸上的潮红还是被蹲在地上的我看清了。

    「好香好香……你要不要自己闻一下?」

    「讨厌~……」

     「别停,接着搓你那里。」

    「噢,噢……」

  就这样两个女人隔着布料不停地在身前揉搓着自己的私密处,而我则轮流把脸埋进面前两个肥腴的臀间。从没想过女人的气味能产生如此强烈的性刺激,我手中偶尔的搓动已经让下体坚硬无比。
  本来不大的卫生间里,三具燥热的躯体让没有空调的狭小空间温度骤升,将两个女人的腋香和乳香也被蒸了出来。特别是汗香的加入就象用糖来吊鲜,把女人各种本来特立独行的气味糅合到一起,再加以烘托。

  欣妍的女人味如海水般澎湃,而美莹的则如阳光般炽烈。两人的气味先是矜持地对峙,而后诡秘地相投。当男人蒸腾的辛辣味开始掺合时,她俩又立刻搅合在一起表现得神秘而悠远,让人一时无法捕捉。

  欣妍和美莹都扭头看着辗转於她俩股间的我,那身赤裸的肌肉越来越紧绷,两人的神情既惊又羞更兴奋。一丝不挂的我沉浮於氾滥的性刺激中,被两个衣着尚算齐整的女人居高临下视奸着我自渎的猥琐样。狼狈不堪的我最后被羞耻感完全吞没,因无法自拔而绝望地呻吟起来。

    「啊~疯了,我快疯了,疯了……」

    欣妍像是高潮要来临似的颤声叫道。

    「我也是……」

    一旁的美莹不也断用尖细的鼻音呻吟着。

  我觉得自己再也抵抗不住从下体传来的如电波般的刺激,立刻站起身拉着两个女人的手示意她们蹲下,让那根胀得紫红的东西正好处於两个女人的脸之间。两张潮红的秀面半仰着,不安地等着那一刻的来临。终於白浊的液体激射而出时,我先对着美莹的脸,赶紧再转向欣妍。等我用手挤着下体射完时,美莹因为鼻樑上的精液流开而赶紧闭上了眼,欣妍则开始舔起挂在自己嘴唇上的甘霖。

    「哎呀,好痒~」

  欣妍凑上去舔美莹眼睛周围的精液时,仍然闭着眼的她忍不住笑着叫了起来。等她一睁开眼,立刻反凑上去舔起了欣妍挂在嘴边的精液。直到把对方的脸舔得乾乾净净,两人才停下来。

    「又要洗了,真讨厌。」

    欣妍小声嘀咕着抱怨道,脸上却笑盈盈的。

    「你们老这么玩吗?真新鲜!」

    美莹蹲在地上意犹未尽地咂着嘴。

    「嗯,他原来更会玩呢。」

    欣妍说话时一脸幸福满足的神态。

    「你嘴里味儿好大。」

    美莹咯咯地笑了起来,用手背轻掩着鼻子。

    「你闻不见自己嘴里味儿才大呢……」

  欣妍还没说完,美莹忽然凑上去咬住她的嘴唇吻了起来。欣妍立刻伸手搂住美莹的脖子,两个女人就这样蹲在地上湿吻起来,嘴里「嗞嗞」有声。

    「别洗了,快睡觉吧。」

  等她们吻够了分开时,我拽着两人的胳膊把她们拉起来,伸出双手照着两个屁股同时各赏了一巴掌。

  帮她们七手八脚地剥掉了身上的衣服后,我在两具赤裸娇躯的左拥右抱下,走出了热得跟桑拿房似的卫生间。

  三人重新躺回床上时,两个女人一左一右小鸟依人般地贴在我身上,都没有力气再说话了,却象在想着各自的心思。回味着刚才在卫生间里那场异常的性行为,我心里重新涌动起很多新鲜的意念,仿佛又回到了和欣妍精力旺盛的那个年代。

    不管今晚失去了什么,对我来说倒象获得了一个重生。难道对欣妍不是吗?当然还有美莹。
  不知为何之前美莹提到肖总时,欣妍那声「嘘」又浮上我心头,可架不住眼皮很快重得象灌了铅一样。坠入梦乡前,身边的女人早已发出比之前还深沉的鼻息声。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